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5期B版

花瓶女

(一)

风满楼出了个花瓶女,传言貌若天仙,有着天籁般的歌喉,四方侠士游者纷纷慕名而来,亲眼目睹已成年的大姑娘被装在一尺多高的瓶颈内,只露出颗漂亮的脑袋。没过多久,谣言传入宫中,皇后曹轻柔生辰当日,帝王下令宣花瓶女入宫献唱。

前来的还有一位伶人,青衣素笛,始终伴随其左右。笛声悠扬歌如天籁,令大殿上众人如痴如醉,只有皇后无法专心听曲,一直用丝巾掩嘴轻咳,随着音律起伏跌宕越渐强烈,一曲终了,曹轻柔哇地吐出一摊血,昏死过去。

太医在寝宫忙成一团,声称皇后感染恶疾,皆束手无策。

梅雨时节,皇后病情告急,圣上下诏征集江湖术士入宫,若治好皇后定重重有赏。不知君王听信了谁的谗言,说花瓶女能给皇后养病,便诏回了宫中。

辰风站在翠竹林里,吹出一曲悲伤的旋律。风掀起他衣摆,全身上下都弥漫着超凡脱俗的气息,他轻轻开口道:“素娘,一切都已打点妥当,明日入宫面圣,我替你梳妆。”

素娘点点头,长年身在花瓶内,只剩这一张容颜证明她还是个人。

当今天子爱颜如痴,后宫佳丽皆是貌美女子,进宫那日素娘献唱,皇帝便是一眼惊鸿。

而宫中人人称奇的是,自从花瓶女入宫,皇后病情竟日渐好转,甚至不药而愈。皇帝龙颜大悦,因此将花瓶女安置乾清宫,供日日观赏夜夜歌唱。

辰风借着皇帝早朝领旨前来照料,精心替素娘描眉抹妆。她闭目养神,轻声道:“皇上说我比四月的牡丹都漂亮。”

辰风的手在她眉梢顿了顿,接过话讲:“当然。”

“辰风。”她睁开双眸,看进他深邃的眼底,说,“我必须这样做。”

“当然。”他道,“刚才我听孙公公说,皇上有意要纳你为妃,群臣全部反对,说你非凡尘之女,怕天子犯了大忌,都是些迷信古板的人。”

素娘笑了:“我既非凡尘之女,当然不能屈尊为嫔妃。”

她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不多久,皇帝要废后的消息被太监宫女传了开去,这曹轻柔可是太后亲侄女儿,怎能说废就废?

听着消息被传得沸沸扬扬,太后拍案而起:“绝非凡尘之女,简直一派胡言!”

跪在地上的太监吓得直哆嗦,继续禀报:“她说她自幼在花瓶中生长,日食人参雪莲,皇后本该逝世,后位已空,只因花瓶女灵气获得重生,本就有逆天命。”所以不可再逆天而为……

素娘喝着辰风端来的参汤,听他一五一十说得绘声绘色,她笑了笑:“这后宫,将永无宁日。”

辰风搁了汤碗,拿丝巾给她擦着嘴角,说:“皇上每天都来听你唱曲,这些日嗓子沙哑了,我让太医院给你熬了润喉茶。”

“辛苦你了,辰风。”

他掏出玉笛擦拭,嘴角噙笑,却未达眼底,更彰显冷嘲:“我们之间,还需要这样见外吗?”

素娘愣了愣,喉咙干得厉害。

就在她难以启齿时,皇后驾到,穿着锦衣华服,着实是母仪天下的姿态。皇帝吴驹爱颜如痴,曹轻柔亦是倾城佳人,望着下跪施礼的辰风时,不禁迟疑片刻,那眼中的惊艳,轻易被素娘捕捉。而辰风的俊美让人痴恋,多少宫女私下里面红耳赤地讨论着他,曹轻柔寿辰当日,边塞公主对辰风一见倾心,有意想请皇上赐婚,他却以卑贱出生为由婉拒,加之曹轻柔在旁帮了句腔,说素娘的歌声缺不了辰风的笛音,这事也就搁下了。素娘调侃地说:“皇后似乎很喜欢你。”

辰风挑着香炉里的灰,漫不经心地说道:“我不是宫中的奴才,我也不会因此去讨她欢心。”

就像此刻,他淡漠敷衍着一国之母,毫无半句奉承,令曹轻柔胸闷发堵,便把气全部撒在了素娘身上。今天她原本就是来找碴的,命令素娘献唱,刚唱半句,就被一旁的嬷嬷掌嘴责骂:“好好唱,伺候皇上倒尽心得很,侍奉皇后就唱成这样。”

辰风目光一闪,单膝下跪求情:“素娘近日沙了嗓子,恳请皇后体谅。”

“体谅?”曹轻柔迈着碎步绕走花瓶女走了一圈,冷冷地道,“那就知道给我唱好了为止。”

半日下来,素娘声带受损,已经唱不出整句,发出断断续续的嘶哑声音。曹轻柔坐在厅堂之首品茗,优雅却透着几分阴狠,她说:“我让你妖言惑众……”

直到门外的公公偷偷去殿前禀了皇上,素娘才侥幸躲过此劫。

午夜时分,辰风潜入房中送来润喉茶,素娘的声音嘶哑得厉害:“我定让她悔不当初!”

月光洒进窗户,照着他颀长的背影,辰风低头说:“我知道你恨,但也得忍。”

(二)

初春时节百花盛放,而花瓶女被太后摆在了御花园中,供诸位观赏比较,像小丑一样。辰风伴随左右,如屹立在她身旁的大树,神色坦然。她不忍,规劝他回去,他却说:“我答应过你,要一直在你身边。”

素娘心中一痛,连眼眶都有些发红,为何他要这般执着?此生她已不能与他结发终老,她满心满眼都被仇恨充满,早就断情绝爱。所以她以歌声讨好吴驹,成为史上最独一无二的,装在花瓶里的皇妃。

册封大典那日,牡丹争奇斗艳,辰风说:“无论你与谁做妻,都是我最爱的女子。”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她在珠帘后落泪,却不敢后悔。

那之后,吴驹夜夜住在凤仪宫,不翻其他妃嫔的牌子,每晚都要听着她的歌声入眠,才睡得踏实。

素娘立在床沿,细细打量起这位九五至尊,和辰风的阴柔俊美不同,他更加阳刚大气,只是太过于薄情,眼中只有江山社稷。他是一位好皇帝,却不是一位好丈夫,他有太多妃子,却从未用心呵护。素娘一声叹息,也在同情后宫无数女人,她们就像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有的期盼着自由,有的期盼着宠幸,只是被宠幸的人,免不了遭遇妒忌。

好比此刻的素娘,被曹轻柔处处针对。她扬起嘴角笑,一副得意满满的模样说:“皇后如此心胸狭窄,怎能母仪天下?”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