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5期A版

流浪小姐

旅馆柜台上的电话机有些年代了,我拨通叶言谶的号码时,从街外悠悠透进来的斜阳漫射在我套进木屐凉鞋的脚趾上,明暗对比愈发给旅馆添上了几分灰扑扑的感觉。

“是我。”我对电话那头的人说,“我的钱快用完了。”

回应我的是一声惺忪沙哑且冷淡的:“嗯。”

“你在哪儿?”我问。

“纽约。”没等我再问,那边已只剩下“嘟、嘟、嘟”的忙音。

原以为他在上海,所以才掐着钟点拨过去,没想到还是扰了他一通清梦。

柜台后披裹着艳红纱丽的老板娘操着一口印度腔浓重的英语大声道:“客人,那边早就挂断啦!”

我有些无所适从地捏着话筒,慢慢地放下。

昆梅拉节将近,火车站挤满了准备赶往恒河的印度民众。我抱着塞得爆满的双肩背包,靠墙缩坐在硕大的行李箱上,懒懒地闭目养神。

迷蒙间,我注意到从对面候车位上投过来的目光。

见我睁开眼,那人冲我善意一笑,对旁座一位背着孩子的印度妇人说了句什么,大约是托她照看座位之类,说完就穿过人群朝我走来。

“我从上海来,正要去孟买。”来人有着一张眉眼英俊皮肤白皙的中国面孔, “小姐看着有点面熟,我们之前是否见过?”

我扯了扯嘴角,用英语告诉他:“我一直在欧洲,最远也只在今年到过南亚,从来没有去过中国。”

他从背包里抽出画板,露出温和笑容:“小姐,我很喜欢你,能让我为你画一幅素描么?”

“……我的火车还有三刻钟就到,你要抓紧时间。”我提醒他。

有了个实在的座位,我睡了场好觉,直到列车到站的广播响起才将我惊醒。

那人正坐在我横放在地的大行李箱上,端着画板刷刷下笔。见我起身要走,他急匆匆收了纸笔:“抱歉,我还没画完,你要赶这趟火车?”

“要不,我摆好原来的姿势,你拍张照吧?”我建议。

他连忙取下背在肩上的单反相机,换了好几个角度,认真地围着我拍了好几张照片。

广播已经在播报第三遍,我背上双肩大包,下意识去找拉杆箱,却发现早不见踪影。

那人同样大惊失色:“刚刚明明还在的!”

他刻意接近,难保不会被我怀疑是和车站流动的偷窃犯设局来诳我大箱子。可他手腕上松松戴着的那串手珠就已经是我眼下全身家当的几千倍价值了。

“本来也只是装了些纪念品而已,丢了也没什么要紧。”说完这些,我背着仅剩的双肩包大步离开。

我本就不是好脾气的人,今天将耐心全用在一个莫名搭讪的陌生人身上,只因为他说了一句六年前叶言谶曾说过的话罢了。

“小姐,我们之前是否见过面?”

多么泛滥无味的台词,当年在迪拜沙漠中的婚礼上,手拿一支红玫瑰的叶言谶说出这样一句打趣的话时,单纯不知世事的谢盛怡心如鹿撞脸红心跳。

而现在,面对同样的搭讪,我已经能做到昏昏欲睡了。

走遍圣城瓦拉纳西后,我原定的航班是飞往尼泊尔,可这趟最终还是没能去成。

当我离境前查看金融卡上的数字时,发现叶言谶一分钱也没打进账户,而他的大秘书方峻在机场找到我,并为我办理了飞往香港的机票:“老板在那儿等您一起返程。最近乔家那边的人在查探有关您的消息,二小姐,见到老板后请记得小心说话。”

每次扯上乔家的事,叶言谶对我的态度就如同十恶不赦的仇人,这次也不会例外。

所以当我走出机场通道,看到带着助理面无表情等在人群外的叶言谶时,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发憷。

“怎么瘦成这样?”叶言谶沉声开口,“你的行李呢?”

曾经我们在迪拜相处近半个月,他自然清楚我走到一个地方就要留下一份纪念品的习惯。

“丢了。”我说,“反正,等着我带回旅行手信的那个人已经死了,不是么?”

叶言谶的脸色完全阴沉下来:“所以在你眼里,我连个死人都比不上?”

这样沉默渗人又剑拔弩张的气氛一直持续到登机,并僵持到飞机降落。

送我到家后,叶言谶扔过来一份资料,道:“好好准备一下,今晚我带你去乔家。”

说完,又回公司上班去了。

资料不厚,但大约叶言谶用的力气不小,以至于文件夹外封刮在茶几上破了个口子,露出第一页的照片来。

那是一张略微熟悉的面孔,五官英俊眉眼温柔。

在我对商界毫不知情的那些年,我一直幼稚地以为游走于上流社会如鱼得水的乔舜明是乔氏唯一的继承人,可等我打算嫁给乔舜明的时候,我才后知后觉地了解到,鼎鼎大名的乔大公子也不过是外面的私生子而已,乔夫人真正的心肝宝贝养在深闺人未识。

乔氏的小少爷乔溪,我在异国火车站遇到的陌生青年,竟然阴差阳错是同一人。难怪叶言谶将资料扔给我时那么气急败坏,只不过以为我又要攀上乔家和他作对而已。

宽阔的卧房里立着一副画架,乔溪正埋头在大大的画纸上涂抹上色,听到脚步声头也不回道:“出去出去!别打扰我!”

画中的人头戴橄榄绿的麻编钟形帽,长发闲闲扎了个结垂在肩头,怀抱着一个褐色的大双肩包,赤足坐在车站的候车座上,木屐凉鞋堆叠在座椅顶下,半眯着眼闭目养神,表情慵懒却带着一丝阴郁。

察觉到不对,乔溪回转头来,见到是我后像是受了惊吓般,踉跄后退一步,想要遮盖画板却已经来不及。

“我是谢家的老二,谢盛怡。”我向他自我介绍,“以后请不要再让你父亲派人打听我的消息了。”

前一篇:没有了,返回本期目录杂志首页

后一篇:绑架规则

Magic Number: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