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4期B版

瘸腿龙公主

一、龙公主招亲

我瞪圆了双眼,滴溜溜地看着父王替我选的夫婿。

瞧这胖的、瘦的、高的、矮的,怎么就没有我喜爱的呢?

父王其实就是个棒打鸳鸯的大棒子,小时候我喜欢龟丞相的的儿子,父王愁眉苦脸说以后不想有个龟女婿,也不愿我生一个龟孙子给他玩,生生地坏了我一桩好姻缘。

好不容易,我长到三百岁看见一条青色大蟒蛇,那一身好看的鳞片,可比父王的龙子龙孙好看多了,可是那条蟒蛇却看上了我的侍女海蛇碧花。

唉!我这姻缘,怎么就这么难呢?莫非是父王小气没有给月老爷爷送礼?

二、南极大帝穷奇

“小九啊,你看父王给你选的夫婿如何?”

父王捋了捋下巴上好不容易蓄起的胡须,笑眯眯地看着正窝在蛋壳中的我。

我动了动两条不听使唤的腿,正想各种挑剔一番,便听见虾侍卫来报说是南极大帝到访。

父王一听有高官要来,立时也不管我了,幻作龙身飞了出去。我见着又有八卦可偷听,也忙幻出一副短短的、灰扑扑的龙身附在父王的龙鳍上,坐了个“顺风龙”。

入眼是一个眉清目秀,仙衣飘飘的男子,含笑而立,如沐春风。

顿时,我这颗安分了几百年的龙心不可抑制地颤抖了,一走神便啪的一声,从父王的龙鳍上摔了下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我窘迫地幻化成人形。父王尴尬地笑笑,立即拾起我放在臂弯里搂着。

“南极大帝伯伯。”我双腿无力地坐在父王臂弯之中微微俯身行礼,一副纯良乖巧状。

也不知是我少女心敏感还是这岸边日头晒得紧,我明显感觉到父王浑身一颤,对面那南极大帝原本春风和煦的脸,似乎被日头晒得有那么点僵硬。

“龙九公主安好,唤我穷奇便是。”这人还挺知礼,我在心中默默给穷奇加满了印象分。

入得府中,父王复又执起先前选出的画像对穷奇道:“南极大帝来得正好,本王正替爱女选夫,这是挑出的人选,南极大帝且与本王探讨一二。”

只见那南极大帝穷奇微微顿了顿,含笑看向父王,两人并不言语,却气氛怪异。

我郁闷地瞪了父王一眼,不情不愿地爬回蛋壳里窝着,心里郁闷得直叹气,父王啊,女儿到手的相公就要飞啦!我怎么有这么个不懂女儿心思的好父王呢?

最后也不知道父王和南极大帝是如何商议的,母后只说是南极天宫的青玉山的灵气是治我双足的好东西,南极大帝要携我去青玉山小住治疗。

于我,这是好消息呀。

我喜滋滋地拜别了一脸悲戚的父王母后,乐呵呵地随着南极大帝离开龙宫。

三、青玉山

“穷奇,这青玉山灵气怎么没见着?”

“灵气看不见抓不着。”

“穷奇,那个黑黑大大的是什么,看着丑兮兮的。”

“呃……那是我的坐骑黑熊。”

“穷奇,你头上怎么没有犄角?”

“呃……我原身不是龙。”

在我不知道第多少次唤起穷奇名字时,我竟然惊讶地发现穷奇原本微微淡笑的脸不可察觉地抽了抽。

趴在云团上飞了一整天,我累得浑身发软,见穷奇也不理我,我便化出原身缠在穷奇的肩上,远看似一条围脖。

迷迷糊糊中,我好似听见有人和穷奇说话。

“你怎么把这丫头带回来了?你到底要做什么?你难道忘记三千年前她说的话了吗?”

我昏昏沉沉的,听得云里雾里,索性两眼一闭,彻底睡了过去。

梦中总是有些不安稳,感觉我的脑子里乱哄哄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喷涌而出,平时毫无知觉的双腿,今天竟然破天荒地灼灼地疼,疼得我浑身发抖。

最后一个温暖的怀抱搂住我,暖暖的,让我很安心,就像小时候我因为早产,破壳而出时又被弟弟踩了一脚,虚弱了两百年一直都是睡在父王的臂弯里和他的怀抱中。

“父王……”我咂咂嘴唤了一声父王,下意识地摸了摸父王的下巴,终于陷入梦想。

四、孔雀仙子

我每天除了吸收灵气修复双腿,就是巴着南极大帝四处溜达,或者是逗弄那头丑兮兮的黑熊。有穷奇上神相陪,每天在帅哥温润双眸的注视下,我都有些怀疑莫非我越长越倾国倾城了,这在青玉山的日子过得比龙宫还逍遥。

“龙九公主这是乐不思蜀了?”

我正想着我要乐不思蜀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便传来。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一只艳丽多彩的孔雀。

“原来是孔雀仙子,不知孔雀仙子来青玉山有何贵干?这青玉山可没有雄雀。”

我被孔雀身上那阵阵刺鼻的香气熏得有些头昏脑涨,随手捻起穷奇给我的橘香丸在鼻间嗅了嗅。

那孔雀也不知受什么刺激了,见我拿出橘香丸,发了疯似的捏起一个斩破诀,风刃迎面而来。

我双腿无力,又来不及召唤云团,生生挨了一刀,恰恰劈在我锁骨下一寸,差点就直接结束了我这条小灰龙的命。

“你别以为你活过来了,他就会原谅你!你的所作所为他永远不会原谅你,你永远只是个代替品!”孔雀对着我噼里啪啦大吼一通,便甩袖离去。

我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神思缥缈。

五、梦回三千年

恍惚中我竟然发现我可以行走了,只是不知为何整个身子轻飘飘的,连我自己都掌握不了飘的方向。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我随手挥开挡在眼前的云雾,正好看见不远处有一群人。嗯,上前问个路也好,我打定主意,快速向人群走去。

我在那些人面前挥了挥衣袖,那些人好像没看见我似的,竟对我视而不见。

我气呼呼地穿过他们走到人群中央,抬头正好看见离我不远处穷奇冷冷地站在一旁,手上拿着兵刃,兵刃上沾着血迹。

那血蜿蜒一路,鲜红刺眼,刺得我眼睛酸涩无比,我有些异样地揉了揉双眼,怔怔地看着与以往大相径庭的穷奇。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前一篇:麻坛诅咒

后一篇:家有虎妻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