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4期B版

仙剑萌侠

1.

三月扬州,烟花轻舞。

五年一届的武林大会即将在扬州城内慕容世家的大擂台上召开。江湖中各路人士都想在这大会上一显身手,从此名震天下。

财源客栈内,客人络绎不绝,小二被呼唤得晕头转向。此时,正是武林中人最热血沸腾、最激情澎湃的时刻。

唉!我来得真不是时候。

我拿着青渊,严肃地和掌柜的讨价还价:“十两纹银,一间上房。”

掌柜的将头埋在账簿之中,连抬头瞟我一眼都懒得:“二十两,普通房。”

二十两?坑祖宗呢?!

我脸一横,把青渊重重往台上一拍,刻意露出我右脸上狰狞的伤疤:“十两,普通房!”

掌柜算账的动作顿了顿,略不耐烦地抬起老谋深算的脸,左边几道狰狞的刀疤纠缠交错跨越鼻梁,穿过右脸,终于来到了右颈,纵横了整片可以看见的皮肤。我惊恐地后退几步,人外有人,疤外有疤,这位掌柜的疤痕实在凶残得瘆人……

“十五两,柴房。”

就这样,我屈服在了掌柜的淫威之下。

其实,柴房也不是那么破烂,比起抢不到客栈被迫睡人房顶,这里好歹有个门可以遮蔽一下,而且溜去厨房摸点吃的,也比较容易。

但是有人不这么认为。

我拍拍地上的灰,把包袱整成一个舒服的形状,当做枕头直接放在地上就舒坦地睡了。青渊冷冷地悬浮在半空,不愿靠近我半分。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睁开半只眼:“你是想就这么站着一晚上,还是怎的?”

青渊发出一丝微弱的青光,又暗了下去。

哦,青渊是一把剑,我们武家祖传的剑。

从外祖父给我起名叫武木木的那一天起,我这一生注定就是一个命运坎坷的江湖儿女。外祖父毕生的心愿是当上武林盟主,无奈学艺不精,屡战屡败。青渊这把剑是从外祖父的外祖母那里传下来的。传说它里面封印了一缕魔魂,剑多了魂魄,便能洞察人的意识,所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但是不知是人老了还是剑老了,到了外祖父手里后,愣是没使出半点力量来。

我爹娘死得早,外祖父退隐江湖前把青渊交到我手上,命我好好待它,并且一定要完成他的心愿——有朝一日带着青渊称霸武林,一统江湖。

然而,青渊不仅是一把有灵气的剑,还是一把有骨气的剑。

这剑傲娇臭屁得很,嫌弃我是一介女流之辈,从接手那天起就没给我好剑色看过。于是,为了让它看得起我一点,我在自己如花似玉的脸上划了……喀喀!贴了两道假疤痕,试图以此变得威猛一些。

外祖父说,我一个黄花大姑娘,若是把脸弄花了,怎么传宗接代?怎么实现世世代代称霸武林的心愿?

我想了想,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于是在青渊上画了一只凶猛的虎,试图从侧面体现出我的威猛来。

当我拿着被画得乱七八糟的青渊来到镜子前时,镜子嘎嘣一声,碎了。

由此可见,青渊威猛非常。

2.

翌日,日上三竿,天清气爽。

我打了个哈欠起身,按照祖训胡乱地打了一套拳法后,精神抖擞地带着青渊出门了。

外祖父曾经说过,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若说这江湖上最能够收集情报的地方,非青楼莫属。然而我一介女子,身材摆在那儿,无论如何也混不进那莺声燕语之地,故而转战街头。

东转西转,转悠到街头一处摆摊的地方前,听得一阵擂鼓声,顺着声源一看,前方有一大圈人围着一个地方大声叫好,不由得好奇地凑了过去。

我挤到人群的最前方,一瞧,原来是有人在表演吞剑啊!

我踮着脚,青渊被我用做支撑重量的柱子,只见场上那表演的汉子举起长长的剑,在观众的注视下缓缓将剑刺入喉中……

嗯,让我猜猜,有多少观众是等着看那汉子破功刺伤自己喉咙的……

然而那剑一入喉,仿佛消失了一般,汉子丝毫没有压力地将长剑吞入喉中,又缓缓取出。

观众欷歔几声,看起来很是失望的模样。扬州城的民众怀的都是怎样一颗心啊……

失望归失望,这样一个独特的表演还是有很多人拍掌叫好。那敲锣的汉子拿着铁盘,绕着人群一个个收着银两。

听着那掷地有声的铜板全部收入汉子囊中,我不禁也有些心动起来,转头低声对青渊说:“大丈夫能屈能伸,待会儿咱也表演一个,你记得缩好……”

青渊一震,看似很挺我地猛烈摇晃着。我拍了拍剑柄,无限美好地笑道:“没错没错,称霸武林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轻咳两声,我试图引起人们的注意。等群众纷纷疑惑地看过来时,我走到场地中央,抱拳道:“小女子初来乍到扬州城,为了讨些盘缠,也给诸位表演一回吞剑。”

“能行吗,一个姑娘家……”

“姑娘可别逞强啊!”

热心的群众嘴上劝着,眸子却朝我投来满含期盼的目光。那一开始表演的大汉却不屑地斜了我一眼。

我最后叮嘱了青渊一句:“记得缩好啊。”

在观众紧张的注视下,我举剑,缓缓将剑头送入嘴中……

血液四溅的声音。

“好!”

前一篇:瞎子的爱情

后一篇:麻坛诅咒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