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4期B版

卖菜小情人

楔子

周一是例行的总经理办公会,各部门负责人刚到齐准备汇报工作,会议室的门被猛推开,一女子闯进来,秘书在后头边追边喊:“王总在开会,请您等一等……”

女子置若罔闻,径直冲到坐在正中央的总经理跟前,男人皱眉正要发火,她突然嚎啕大哭:“蓬蓬不见了,不见了……”

王竟尧一听脸色大变,起身就往外走,女子跟在后头六神无主,“我,我上午带她出来逛商场,正在给她挑衣服,转头,转头她就不见了……”

“一个孩子都看不住,你怎么做妈的?”王竟尧语气冰冷,转头立刻交代秘书,“马上报警,派人去找,人手不够把公司保安抽过去。”

“是,是。”

“暂时不能让老头子知道,懂吗?”

“是!”

秘书深知情况严重,上回蓬蓬不过在董事长视线内消失了半个钟头而已,结果就出动了全市几乎所有的警车,要是他知道最宝贝的孙女弄丢了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王竟尧尽量冷静,领着泣不成声的女子准备亲自去找,刚到电梯口“滴”地一声门开了。

两个孩子走出来,一大一小。

“蓬蓬!”

女子飞奔上前一把抱住女儿,小女孩有些不知所措,歪着脑袋问:“妈妈你怎么了?”

“对不起,蓬蓬,对不起……”

女子喜极而泣,小女孩见母亲难过拍拍她后背,不解地看向身边小男孩,小男孩看了女子一眼,没好气地说:“一个孩子都能弄丢,怎么当妈妈的。”

好熟悉的口气……

没等女子从愣神中缓过来,小男孩一本正经又说:“阿姨,你应该在你女儿的衣服上缝块布什么的,留下家庭地址和联系电话,以防万一。”

小女孩接腔,“是呀是呀,是哥哥带我来找妈妈的。”

女子正要感谢,小男孩又皱起眉,“你还要教她不能随便和一个陌生人走,万一今天她碰到的是坏人怎么办?”

“你怎么知道把蓬蓬送到这里来?”

问话的是王竟尧,从小男孩牵着蓬蓬走出电梯的那一刻就在注意他,看起来不过是六七岁大,长相十分可爱,只是言行举止过于老成,与年龄严重不符。

小男孩似不情愿回答,从小书包里掏出手机,问王竟尧:“给你拍个照,可以吗?”

王竟尧看小男孩一副期待满满的样子,明明就是装出来的却又懒得掩饰,他冷冷一笑,“你认识我,所以才知道把蓬蓬带到王氏来,又或者我可以理解为,你之所以愿意送蓬蓬来是因为知道我会感激你而答应你提出的要求?”

“哥!”

王心诺不满,居然用这样咄咄逼人的口气对一个孩子说话,也不怕吓坏了他,小男孩倒没事一样,“我妈说只要我敢来找你,她就立刻嫁人,不拍个照她怎么知道我来找过你,而且我非常希望她嫁人,毕竟我快七岁了,在单亲家庭中成长对一个孩子的身心发展不好。”

“……”众人汗颜。

王竟尧不动声色地问:“你妈妈是谁?”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不是想拍照吗?”

小男孩看了看周围的人,有板有眼地回答:“我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

“……”

王竟尧弯下身来,近距离打量着眼前的小男孩,从眉毛,眼睛,鼻子,再到嘴巴,快七岁了……他越想脸色越冷,越看眼角越抖,“陆晓芹是你妈?”

王心诺一震,陆晓芹?不就是哥的前……这孩子难道是他的……

“没错,她是我妈。”小男孩看着王竟尧笑。

一、

得知陆子宸从夏令营失踪的消息,我第一反应不是心急如焚,而是关上店门准备逃命!

为什么我这么肯定他去找王竟尧了?想必是我心中有鬼,七年来无时无刻不担心这种情况会发生。我在这死小子的房间里找到了一张地图,他用笔将王氏集团总部和所有的子公司都圈了起来,至于上海王家的豪宅,他划了一把粗红叉叉外加三个感叹号,有一种挫骨扬灰的惊悚感!

鉴于他三岁的时候就会用我的手机发短信给幼儿园老师替自己请假睡懒觉,五岁的时候只凭半张照片就能找到王竟尧的所有信息,因此如今我丝毫不怀疑陆子宸的动机、计划以及决心,我打开衣柜的保险箱,果然,我的私房钱全没了。

我很想打电话问陆子宸这几天我没找着的身份证是不是在他那里,又觉得答案会让我倍受刺激,于是放弃。不如先问隔壁张老板借点钱跑路再说?我正寻思着找什么借口才好,手机里收到一条彩信。

是陆子宸发来的。

我打开一看,吓得把手机扔出几米,王竟尧的照片还显示在屏幕上,我远远颤抖地望过去,眼角眉梢,一人一脸,和七年前简直如出一辙,我立马捡起来研究,卧槽,这男人怎么一点没变啊,连个皱纹都没长,妖孽啊!

陆子宸问:“是他,没错吧?”

我赶紧回过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如等你长大点再说?乖。”

没几秒,陆子宸回话:“不如和张叔叔结婚?反悔我就离家出走。”

“……”

结、结婚?这小子费尽周折去找王竟尧就是为了这个?!

我捶胸顿足,那个痛心疾首啊,想我一把屎一泡尿地把他拉扯长大,还以为他这么孝顺是去替我报仇雪恨的,没想到居然、居然……

我顿时想起这段时间张老板对我殷勤满满的,莫非他也是同谋?乖乖,难怪当时陆子宸要去夏令营他这么赞成,还背着我主动掏钱给他报名……囧,随便一说居然也当真,我简直哭笑不得。

七年来,我第一次失眠了。

我回忆了一个青葱少女如何蜕变成苦逼少妇的血泪史,重温了一遍罪魁祸首弃我而去和沈慕芸结婚的场面,顺便还想象了一下这些年来他们幸福的夫妻生活,我躺在床上愈发焦躁,他会不会来?来了我要怎么解释?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打死不承认?不过依他的脾气肯定有一百种一千种手段逼我承认,如果我主动坦白会不会后果更惨……我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以至于睡意全无,睁眼到天亮。

前一篇:没有了,返回本期目录杂志首页

后一篇:瞎子的爱情

Magic Number: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