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4期A版

那个死胖子

第一章 这个死胖子

霍青第一眼看到陈仲,便将手里的拳头紧了紧,她暗自挑了挑眉腹诽:“这个死胖子。”

死胖子陈仲确实不负称号,胖得连眼睛都找不着,笑起来十分艰难的样子:“教练好!”

霍青便皮笑肉不笑地点了点头:“嗯,你是上海人?”

“上海徐汇区东安路135号。”陈仲背书一般地自报家门,将一张肉呼呼的脸凑上来与霍青套近乎:“教练,你是哪里人啊?”

霍青的拳头便握得更紧了。

很好,这下她便能确定,眼前这个死胖子是她高中的同班同学无疑了。

叫陈仲的这个死胖子,高中时可跟这三个字毫无关系。

霍青犹然记得当年学妹们围观他的花痴模样,个个眼含情眉含笑,恨不能以身相许。

插上记忆U盘,她仍能将眼前这个死胖子还原至当初,当初,他剑眉星目轮廓分明,白衬衣永远闪亮,昂着高傲的头,甚至于都懒得俯瞰众生。

这众生,便也包括霍青。

本来,霍青这般蝼蚁也不如的小人物是没资格与陈仲发生过节的,可偏就不巧,霍青妈一改嫁,莫名其妙地,他们成了堂兄妹。

作为堂哥,陈仲理所当然地担当起了在学校里照应新堂妹的光荣任务。

他照应的方式倒也特别,通常挑人多的时候指着霍青哈哈大笑:“你看,那死胖子就是我新堂妹...”

因果报应终究是错不了的,如今,霍青施施然站在他面前,他竟然没有认出她来。

霍青解嘲地一笑,也对,即便是当年,他怕也是连她名字都记不住的。

罢了,霍青停止回忆,将外套脱下:“我叫霍青,是你的私人教练。”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当年的胖子练就了一身紧致肌肉,肤色古铜,颇具健康美态;而岁月这把杀猪刀,终于还是没有饶过陈仲,把他变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死胖子。

“霍青?”陈仲仍旧眯起眼睛笑,弥勒佛一般:“怪不得你那么轻。”

霍青便忍不住反唇相讥:“陈仲,你果然很重。”

陈仲倒是丝毫不生气,他从冰箱里拣出一大块巧克力塞进嘴里:“教练,你知道一个胖子从楼上摔下来会变成什么吗?”

果然跟当年一样没劲,连笑话都这么冷,霍青一记爆栗过去,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死胖子,把你的巧克力放下,从现在开始严格按照食谱控制饮食。”

霍青哗啦啦将冰箱里的零食装进纸箱,恨不能得意地打个响指,带走一个死胖子的零食,无异于是绝他生路。

陈仲眼巴巴地拖住她的手:“留一块,就一块...”

天下吃货是一家,霍青比谁都了解零食被人掠夺时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看着他那可怜巴巴的样子,报复的快感愈加强烈。

哈,果然是风水轮流转,不可一世的陈仲原来也有今天。

霍青手起刀落,将箱子用透明胶带封好,欢欢喜喜地抱在怀里:“那么陈同学,希望我们能愉快地度过这三个月,明天见。”

她故意将愉快这两个字咬得很重。

还有谁能比她更了解减肥过程中的“愉快”呢?更何况,这个死胖子如此倒霉,偏偏还挑了个仇家当教练。

霍青相信,未来的三个月集中训练将十分愉快。

第二章 你这个无药可救的死胖子

陈仲来这的第一天,霍青就干净利落地将“愉快”二字从他的人生剔除殆尽。

清晨睁眼,放眼从餐桌这头望到那头,丝毫不见肉制品的影子,全是所谓的低脂高纤维高蛋白,无肉不欢的陈仲便瞬间眼皮耷拉了下来。

霍青将实木桌子敲得震天响:“3,2,1...好,算你自动放弃早餐。”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桌上的早餐收拾得干干净净, 陈仲眼疾手快,好不容易才从她手里夺过一小块全麦面包。

虽然霍青就职的减肥中心打出了“魔鬼训练营”的旗号,可减肥到底还是一件循序渐进的事情,个中道理,霍青深明。

可对待敌人要如严冬般冷酷,霍青拿着体能训练表,笑眯眯地将无氧运动排了进去,这本来是第二周才逐步开始的训练项目。

陈仲没吃早餐,上午跟着霍青吭哧吭哧慢跑了一个多小时,开始还能有一句没一句地贫嘴,到后来,连呼吸都困难。

偏偏霍青还不满意,又加了一个小时的无氧训练,陈仲在家连桶装水都没换过,现在倒好,哑铃差点将他砸成残废。

到了中午,即便是青菜萝卜,也如山珍美味。

陈仲扑上去狼吞虎咽的姿态,突然让霍青心生不忍。

她也曾这样饿过,如百虫挠心一般,胃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抗议,让一个胖子挨饿,还不如一刀结果他的性命来得爽快。

当私人教练这几年,第一天就临阵退缩的大有人在,她太知道减肥所需要的勇气和动力,陈仲这种逆来顺受的沉默,忽然令她下不去狠手。

霍青的语气便温和许多:“你为什么要减肥?”

陈仲吃相惨烈,艰难地咽下几片生菜叶子后才有空答她:“为了我最爱的人。”

本来想调整一下下午的训练力度,听陈仲如此一说,霍青便立马板起脸来:“好了,别吃了,下午瑜伽,两个小时。”

当年将她自尊一寸一寸击碎的人,如今为爱奋不顾身,这种差别待遇,多少令她心生不快。

肥肉早已经消失无踪,可胖留给她的阴影却无处不在,霍青忽地难过,即便她现在已经瘦成俏佳人,仍旧无人关注,这真是一个残酷的事实。

陈仲“啊”地一声,赶紧将剩下的食物往嘴里塞。

待他吃完,便能量满格,又开始讲冷笑话了:“教练,你说一个胖子练了三个月瑜伽以后会变成什么?”

霍青懒得跟他一起秀智商下限,白了他一眼,开始挑选瑜伽音乐。

偏偏陈仲余兴未了,自问自答起来:“柔软的胖子,哈哈哈哈...”

前一篇:灵愿草

后一篇:天外飞蛋

Magic Number: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