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4期A版

灵愿草

01

卢彦上山前跟颜倪欣保证过两天之内必定回来,可是颜倪欣在温室里等了他一个星期,仍旧了无音讯,最后唯有报警。

三天后,一名小警察来敲门,拿起一个身份证问颜倪欣找的是不是这个人,身份证用塑料袋装着,她抿着唇点了点头,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小警察蹙着眉说道:“前两天我们接到山民的通知,在山腰发现了一辆车,汽车冲出了栏杆掉了下悬崖,车毁人亡......请问你是卢彦的家人吗?我们要通知卢彦的家人来取他的遗体和遗物。”

“嗯,卢彦是孤儿,我是他的未婚妻......”

卢彦的车已经堪比废铁了,遗物不多,都是些采植物必备的工具,还有一些零星的颜倪欣的东西,她为他求的平安符还挂在车里,却已是残破。

颜倪欣的弟弟颜烨陪她去领尸体,她注视着血肉模糊的卢彦,将脸埋入颜烨的肩上,泣不成声。颜烨轻声安慰,并自告奋勇去办手续。

颜倪欣收拾好了卢彦的遗物,正打算到车场跟颜烨会合,小警察却叫住了她,小跑到她的跟前递过去一条殷红的丝巾,“小姐,你落下东西了。”

“对不起,你肯定是弄错了,这不是我的。”颜倪欣礼貌地鞠了个躬,转过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只剩下莫名其妙的小警察不知所措。

所有人都知道颜倪欣很爱卢彦,为了跟他在一起,甚至跟父母大吵了一架,差点要闹到断绝关系的田地。有一年,颜倪欣为了陪卢彦到岚印岛寻找与长蕊蝴蝶兰培植的植物,父亲的葬礼她也没能赶上,从此背上了不肖女的罪名。

如今卢彦突然去世了,颜烨担心颜倪欣会想不开,所以三番四次劝她回家。可是她只是摇头,捏着平安符,笑容清淡:“卢彦的温室不能没人看管啊,那些花花草草,娇贵得很......还有卢彦一直在研究的长蕊蝴蝶兰,怕是快要开花了。”

卢彦的尸体当天就火化了,颜倪欣把骨灰洒在温室的泥土上,她记得卢彦说过,如果他死了,是要将骨灰与泥土混合,滋润出更美的花的。

秋天的夜露水重,温室里氤氲着一股清新的花香,沁人心脾。颜倪欣坐在长蕊蝴蝶兰旁,凝视着新长出来的花骨朵,不知不觉竟睡着了,模糊中似乎有一个黑影渐渐向她逼近,她的眼皮很重,口中下意识地呢喃:“彦......”

微凉的身体被温暖的触感包裹,耳边隐隐约约擦过呼呼的声音,像是风声,又像是自言自语的低喃:“已是无缘,何必执着。”

第二天醒来,颜倪欣攥着身上的坎肩犯起了迷糊,忘了到底自己睡前有没有披着。疲惫地揉了揉眼睛,猛然发现身旁的一朵长蕊蝴蝶兰已经开了,纯白色花瓣上的银丝暗纹在阳光的照耀下隐隐约约,颜倪欣连忙打开玻璃箱子,幽幽的芳香扑鼻而来。

她激动地戴上了手套,小心翼翼地用棉签舔了些花粉,打算先将采好了的植物和其配对,今天下午再赶上山将卢彦先前要找的白叶芝找回来,与即将开花的长蕊蝴蝶兰配对。

跟了卢彦那么多年,加之从前为了他报考了植物学,颜倪欣或多或少都知道些植物研究和培植的方法,卢彦未完成的心愿,就由她来完成。

收拾背包的时候,颜倪欣想起了过去自己每一次为卢彦收拾行装的情景,身体不住地颤抖,手背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叮咚”一声掉在了地上。

是卢彦自制的链坠,小巧精致的玻璃瓶子里装着一棵紫色的小草,细长的叶片上长了许多奇形怪状的花纹。这是当年颜倪欣跟卢彦在岚印岛上找到的,岛上的人称这种紫草为灵愿草,传说是那些心愿未了却不幸逝世的人化成的草,数量极少,每一棵草的花纹更是独一无二。

颜倪欣觉得不吉利,而卢彦只觉得十分有趣,便做成了链坠送给了她,笑着说:“世上仅有的草,就像世上仅有的你,倪欣,生日快乐。”

那一年,她二十二岁生日,收到了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礼物。可是,这一份礼物却被她不小心遗忘在了卢彦的车里,作为遗物回到了她的身旁。

世事弄人。

她叹了口气,将链坠塞进了背包里。

02

早上还是晴空万里,下午却突然下起了雨。山路泥泞,颜倪欣撑着树枝到处找山洞避雨,浑身湿漉漉的,像从水里捞起来似的。

朦胧的大雨中,一抹身影定在不远处的大松树下一动不动。

颜倪欣好奇地走了过去,只见一位脸色苍白的男人正坐在铺满了枯叶的地上,雨水打落在他单薄的身子上,他不住地哆嗦,白皙的脚腕处,殷红的血液从伤口渗出,与雨水混成了一体。

“你怎么了?还清醒吗?”颜倪欣拍了拍男人的脸,他闭起的眼睛总算是睁开了,一双深邃的眼眸被雨水氤氲,闪烁着淡淡的柔光。

男人细细地喘气,毫无血色的双唇微启:“我......想到前面的山洞避雨,可是......不小心......咳咳,摔伤了脚......”

颜倪欣顺着男人的目光看过去,果然发现了不远处有个适合避雨的山洞。一咬牙,将男人往肩上一扛,她拖着他往山洞里走去。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由于寒冷,男人不停地往颜倪欣身上缩,透过两层湿漉漉的布料,她感觉到男人温热的肌肤,脸上蹭地泛起了红晕。

他湿热的鼻息拂过她的耳垂,“谢谢......”

这个山洞大约是有人来过,地面上残留着一堆木灰,一旁还剩着些干树枝。颜倪欣将男人安置好后,用树枝生了火驱逐寒气。

帮男人包扎伤口的时候,颜倪欣怕他一睡不起,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谈起话来,他的声音很轻,唯有念起自己的名字时突然提高了声调,像是怕被人遗憾了似的。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前一篇:下一站煮妇

后一篇:那个死胖子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