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4期A版

鸩鸟悲情

爱上一个人需得几时?

经年,或者,一念间。

一、

北方元城的琳琅市集六国闻名,陆商执掌,阳王亲监,有多么怪诞的奇珍异兽,便有多么媚惑的名伶洋奴。

只可惜这些传说中的人与物,近水楼台的殷姬都没机会亲眼见上一见。

她像珍品般被贩到琳琅市集、等着买主来认领时,眼上还覆着羽纱,无法视物,全因那人一句话——

“我要她第一眼看见的,是我。”

何其狂狷。她不禁辗转舌尖。

殷姬一族血脉稀薄,遥居五岭之南的殷山之中,无论男女天生皆是能歌善舞的好手。数月前,那人重金悬赏欲买她这一族女子,自然有人愿冒险入山搜寻,再一路香车宝马护送她到元城。

故此,当羽纱被人摘下,眼前蓦地明亮时,殷姬以为面前人就是她富甲一方的新主子,陆爷陆迟。

锦衣玉带的贵介公子,半张精巧的金质面具覆在口鼻以上,对她笑语晏晏:“真美,也算不枉费那千金一掷的价格了。”一开口,说的竟是殷姬几乎失传的族语。

殷姬琥珀色的眸子睁圆了,红艳艳的小嘴半张着,半晌妙音婉转:“你便是陆迟?”

男人笑得愈发开怀:“本王可不是姓陆的臭钱罐子。他把你献给本王,往后你便是本王的,可明白了?”

“他……不要我?”

“对。”阳王元羽阳俯身低喃,鼻尖几乎触到她前额,“他不要你——”

殷姬受了惊,长袖蓦地一拂将自己和元羽阳隔了开来,任他百般逗弄,再不展颜。

原来不过是——借花献佛。

难道她曾奢望过什么?

她怎么会以为不远万里将她寻来的陆迟,是自己命中注定的良人?

乘车回府一路沉默,直到马车突然颠簸,有人斗胆拦了阳王的路。

低沉的男子嗓音自车外传来,不卑不亢,就是不知说的是什么——北上这么久,殷姬还是不太懂这里的话。

阳王听罢勾唇,视线玩味地转了一圈回到她脸上:“他追上来说想见你,你见是不见?”见殷姬不解,又补充,“本王说陆迟。”

殷姬怔了一刻,扭头低道:“不见。”

阳王得意地笑,抬手叩击窗棂,车夫便得令般猛抽一鞭。

马车很快又飞驰起来,与殷姬胸膛里跳动的节奏一齐,愈来愈快,愈来愈急,而身后那亦步亦趋的马蹄声,竟从未停止。

“姓陆的可真不识好歹,这种奸商本王没砍了他他就该烧高香了,还敢追来。纵是你再精贵,那黄金千两还不够吗?”

殷姬这时已顾不上细想自己究竟值多少钱,只一想到那人将她买来,转手又卖了人,心口就像是憋着一团火,闷闷地烧。

马车飞驶进王府后,立马有家仆合力关上府门。

二月春日轻寒,不知哪里来的一阵风吹起了车帘,殷姬回眸一望,在鎏金光影中看到了那个他。

玄衣青年纵马飞驰,有着与阳王温情截然不同的悍猛,但她却看清了,他眼中满满当当的焦灼和懊恼,直直的击入她的心底,这个就是那个不远万里寻她的人,她心底一直想见的人。只这一眼,它都突然感觉心莫明的漏跳了一下。

陆迟在马上高声说着什么,矛盾的神情像是告饶,阳王只笑着摆了摆手,却令他不敢再贸然前进。

终于勒马停下,他深深地望她。

不是……不要我了么。

何至于懊恼?又为何而告饶?

殷姬心口的闷火灭了,余烟熏得胸腔里堵得慌,不禁探手伸向陆迟的方向,急张口唤:“我——”

府门却沉重合上,彻底切断那根晃晃悠悠的视线。

只这一眼,陆迟让她尝到一种似酸还痛的感觉。

她不知如何是好。

二、

曾以为琳琅市集聚天下奇珍,其实不过阳王府一隅尔尔。

飞禽走兽甘霖仙草,加诸流瀑瑶池,玉台华盖,阳王府内盛景比殷姬想象中的仙境,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阳王为今上第十二子,少年时历过一场解难,大难不死后福贵无双,母凭子贵,连带着良妃也重获皇眷,可见其在今上心中地位。

被这位尊贵的王爷捧在掌心,殷姬心中却并无欢喜。

或许因为她渐渐发现,在元羽阳眼中,她和那条缠在他腕上的红信青蛇,膝上假寐的金眼猫,或是俯在脚边的獒犬都无区别。

不过玩物。

午后品茗,元羽阳倒也细心:“除了第一眼将本王认成陆迟外,殷姬还从不曾笑过。既入了阳王府,就是本王的人,你为何愁眉不展?”

她一向直接:“这府里住了多少娇娥美妾,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想来她们各个都曾是你亲眼相中的,而今呢,你宁可日日与这些畜生们呆在一处。”

“小畜生有什么不好?比人可来得单纯。”元羽阳笑着逗弄游绕腕间的青蛇,脉脉看她,“再说了,她们是她们,你是你,又有什么好比的。”

她其实也不想比。

只是,若元羽阳真像他说的那么在意她,为什么他看她的眼,从来,从来都不像那个人?

念着那双眼,殷姬缓缓开口:“你是不是说过,凡事都会满足我。”

“那是自然。”

“无论何事?”

他很是纵容:“只要你肯开口。”

“那你便放我走吧。”

刹那沉寂,风都似乎止了。

猫儿低叫一声,敏感地从元羽阳膝上窜下,跑了没影。

他才幽幽启唇:“元城不是岭南,就算本王愿意放你,你能去哪儿?”元羽阳起身掸了掸广袖,“本王累了,你自个儿好生呆着,这样的胡话不要再说了。”

“我不是说胡话!”殷姬追出门高声道,“你为何不肯坦言相告!其实当初根本就不是陆迟将我献给你!是你硬抢的——你背着他将我夺来,是也不是!”

元羽阳停了脚步。

他侧身于逆光中,回首时面上覆了一层阴霾:“殷姬啊,这世上本就没有几件值得本王开心的事情,此番趣味,本王不说停,任谁都没有资格叫停——其实陆迟一直未放弃,他究竟能为你走到哪一步,本王很期待呐。”

前一篇:专属经纪

后一篇:下一站煮妇

Magic Number: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