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3期B版

都是盗版惹的祸

【一】

“东西我都带来了,你看下合不合心意?”江圆从背包内拿出几张照片,反扣在桌面上,推给对面西装革履的男人。

沈钧言抬眸端详了江圆几秒钟,动作稍显迟缓,似乎并不愿掀开照片,一探究竟。

作为一名资深的征信社老板,江圆很能理解客户在矛盾中激烈挣扎的痛苦心理,他们即期待结果,又害怕自己无法承受。

唉,叹就叹,小三之势猛如虎,人间再无真武松。

但她的工作却恰可戳破这些歪风邪气,替恋人们捕捉到另一半出轨的踪迹。

不过她还是第一次接到同性恋人的CASE,见面前只通过手机联络,想不到委托人竟长得如此妖孽,尤其是他那双风流多情的桃花眼,往家里那么一摆,得省下多少电费啊。

就在江圆因沈钧言的长相而魂游天际时,她依然敏感地发现他微不可察地皱了眉头,面容也微微绷紧。

“有什么问题吗?”江圆立刻收回了花痴的表情。

“一个女孩子做这行,不觉得羞愧吗?”沈钧言抬眸,将照片重新扣回桌面。

“工作不分贵贱,行行出状元。”入行以来,江圆还是第一次被问及如此深刻的问题,她想了想,又无比自豪地拍着胸口补充道,“作为散播正义的使者,我不羞愧,只感到很光荣。”

照片上的人都不嫌羞愧,她一旁观者羞愧什么?

沈钧言的脸色微变,甚至还带着些鄙夷,但依然将话转回了正题:“这些照片多少钱?”

“三十张底片,加上十分钟的光盘,一共十万块。”江圆掏出一个丝绒方盒,递到他面前,“东西全在里面了。”

“十万块?”沈钧言将字咬得极重,脸上尽是不可置信的神情,仿佛重听了一般,再次确认道,“你确定?”

“确定,十万块人民币。”江圆镇定地点了点头,心底却不由得担忧起来,他该不会要变卦吧?价钱可是之前就商议好的。

“好,你等我一下。”沈钧言起身,走到餐厅外面,拨了一通电话,而江圆只单纯地以为,他在找人借钱。

五分钟后,几名身着警服的男人走到桌前,二话不说就架起江圆,动作利落地将她反手扣在桌上。

江圆瞬间就蒙了,背脊涌上一阵阵凉意,她扭动着身体,惊慌地喊道:“你们干什么?”

“有人举报你贩卖色情照片和光碟,且欺诈未遂。”警察叔叔义正词严地指控,立刻引来了邻桌客人的纷纷侧目。

江圆艰难地抬起头,满腹惊疑地看向一脸沉静的沈钧言,却还不等她发问,他就主动承认:“是我报的警。”

之后,他将桌上的照片交给警察叔叔,不但获得了警察叔叔的大力赞扬,还直夸他是警民合作的典范。

“你活该被人抛弃。”江圆恨得咬牙切齿,羞愤的情绪令她浑身止不住地颤抖,“我诅咒你的菊花在枯萎凋零中逝去,永远得不到男人的滋润。”

“给我闭嘴。”警察叔叔瞪她一眼,拿上证据确凿的裸照,将她扭送出餐厅。

期间,有热心的围观群众,拍下了这激动人心的一幕,江圆双手被扣在身后,默默无语看苍天,泪流满面。

她清白无瑕的名誉啊,她辉煌璀璨的人生啊,全毁了!

该死的男人,就别再让我遇见你!

【二】

作为一名以奉公守法为己任的好公民,江圆实在难以接受罚款五千元的事实,她费尽唇舌却没能换来警察叔叔的信任。

不但如此,她还因底片被没收,无法向委托人交差,最终不得不遵照合约支付了一笔高额赔偿。

至此,她才知道,那日举报她的男人,并非委托人,怪就怪她自己眼花,走错了位置。

江圆战战兢兢地翻开报纸,在每一版面中搜寻自己的名字,几天下来她都一无所获,不由得暗自庆幸,好在报纸杂志不会因她这种小人物而浪费笔墨。

这几日报刊的财经头条,都是EC总裁沈钧言被证实出柜的消息,据某知情人士透露,沈钧言被一神秘人士在餐厅内当场披露同性恋身份,且有照片为证,场面一度失控,以致寻求警方协助。

“啧啧,女人有什么不好。”江圆合上报纸,摇头惋惜,有钱人就是爱标新立异,把财经新闻搞得跟娱乐版面似的,虽然报上未登沈钧言的照片,但她也想象得到中年秃顶,大腹便便的油腻模样。

昨天,她接到一个CASE,委托人因工作缘由,与老婆分居两地,怀疑老婆包养酒店坐台,委托她跟踪偷拍,查明真相。

凌晨两点,江圆的车停在某小区楼下,车内已架好了相机和DV,只等待猎物出现。

不多时,就见猎物的车从大门缓缓驶进小区,停在江圆前方,由车上走下两个人,一人正是猎物无疑,而另个——

江圆揉了揉双眼,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另一个竟是那日在餐厅内举报她的浑蛋!

她迅速按下快门,抓拍了多张照片,心中忍不住嗤笑,原来是个酒店坐台的,还问她做这行羞不羞愧,举报她卖色情照片。

至少她是凭真本事吃饭,不像他。

三天后,江圆又接到一份工作,这次的猎物是市中心某酒吧经理。深夜,她拉上好友小麦跑去酒吧蹲坑踩点,几杯酒水下肚,江圆有些眩晕,而小麦则因男友的一通电话,便重色轻友地扔下江圆,先行离去。

“你,给我过来。”江圆吐字不清地冲着前方的一群人,大声嚷嚷,“对,说的就是你。”

朋友推了推沈钧言,笑道:“叫你呢。”

昏暗的光线下,见得酒醉又举止粗鲁的女人,沈钧言本无心过去,却又不愿她的大嗓门儿引来旁人对他探究的目光。

“有事吗?”

“你,开个价。”江圆坐在吧台的高椅上,拽住沈钧言的衣服,笑得春风得意,“告诉你,你今天晚上被我包了。”

刚才她就隐约感到有一抹身影出奇的眼熟,定睛一瞧,还真是冤家路窄。

前一篇:以生命爱你

后一篇:没有了,返回本期目录杂志首页

Magic Number: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