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3期B版

本宫有毒

一、

“公主公主!不好了!”

大清早我便被侍女聒噪的声音吵醒,揉了揉眼,只见侍女跪在地上,一张小脸白得同纸一般战战兢兢地望着我。

“怎么了?”我疑道。

“方才皇上派人到了公主府,将、将驸马押走了。”侍女怯怯地道。

“哦。”我点了点头,随手抓起一件衣服披上,对左右道,“梳妆,准备进宫面圣。”

一个时辰后,皇宫御书房。

我跨门而入,一眼便见我那成亲不到三日的夫君跪在地上,平日里已略显苍白的脸此刻更是白得毫无血色。在他身边,站着一个紫色官袍的年轻男子,斜长潋滟的凤目,却偏偏生在一对英气的剑眉之下,少了几分邪魅,多了几分冷峻,加之现在他一身官袍,头发一丝不苟地绾在朝冠下,整个人看上去徒生一丝不容亲近的孤傲感。

望见我来,他微微躬身行礼道:“参见长公主殿下。”

“苏卿不必多礼。”我谦和道,旋即移步上前。

楠木桌后坐着明黄龙袍的男子,正是我的皇弟宫天佑。

“皇姐,你来了。”一贯慵懒的语调,他抬起头,嘴角噙着笑,冰冷的眸光中却无半点笑意。

我走到他面前俯身行礼:“叩见陛下。”

“皇姐不必多礼。”宫天佑浅浅地笑着,目光扫过跪在地上的驸马,道,“皇姐匆忙进宫,可是为了替驸马求情?”

我睨了一眼脸色绷紧的驸马,抬头对宫天佑嫣然道:“皇姐只是来问问,上回皇帝答应了给我过二十岁生辰,不知筹备得如何了?”

话音落地,跪在地上方才还悄无声息的驸马突然厉声道:“宫天溱,你好狠的心!我落到这个地步,你竟连救都不救!”

“唉,驸马这个脾气发得也太不厚道了。”我笑了起来,对着盛怒不已的驸马道,“当初娶我时,你不情不愿大闹了一场本宫不曾追究,新婚之夜你弃本宫不顾本宫也不追究。如今你和本宫府中侍女偷情被抓,却还指望着本宫替你说情?”

驸马一时没了声响,只怨恨地看着我,一旁的苏云夜微微皱了皱眉,我回头朝他羞赧地道:“本宫的家事,叫苏卿见笑了。”

苏云夜但笑不语,一旁的宫天佑开口道:“皇姐,你当真不给驸马求情?”

我抬头,只见宫天佑的目光密密匝匝地落在我身上,深邃的眸光中看不出是何情绪。

“这是皇上赐的婚,皇上如何决定便是如何了。”我低眉道。

宫天佑的目光停滞在我身上半刻才缓缓挪开,轻呷了一口桌上的茶,广袖一挥:“苏爱卿,将驸马带下去,交由宗正府处置。”

“皇上开恩!公主开恩……”

求饶声渐渐消失。我望着那抹紫色的清俊身影渐渐远去,不经意地叹息一声。

“皇姐。”宫天佑忽地一唤,我回过神来,见他俊逸的脸似笑非笑地道,“驸马的事就这样算了吗?要不要朕来替你出这口气?”

我干笑道:“哈哈,皇姐长年头顶绿森林,无所谓这不痛不痒的一根绿草,皇弟不必费心了。”

宫天佑也跟着笑了,眼中仍旧无半点笑意。

半晌,他放下了手上的茶盏,定定地望着我道:“皇姐,你的心里究竟装了谁?”

我被他问得一愣,连忙勉强自己挤出一丝笑容道:“自然装了皇上。”

宫天佑嗤了一声:“叫朕看来,装的是苏上卿吧?”

笑容僵在了脸上,我讷讷地看着他。

沉吟良久,宫天佑缓缓地叹道:“皇姐,天下所有的男人我都可以赐给你,但唯独苏云夜不行。”

心仿佛被扯了一下,我的语气沉了下去:“皇姐都明白的。不怪皇上……只是皇上,可否不要多提?”

宫天佑望着我,眸中藏着点点隐忧。

“朕明白了,你下去吧。”

“天溱告退。”

二、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当了皇上可以拥有全天下,自然也可以拥有全天下的美女。

本公主作为皇上的亲姐姐,原以为可跟着沾点光拥有全天下的美男,可惜到头来却发现,全天下的美男都不要本公主。

我几乎可以猜到本公主百年之后,那些史官是怎么记载我的:长公主宫天溱,乱纲惑主,侍宠娇纵,滥用刑罚,祸国殃民。

当年宫天佑继位之时年方十四,我年仅十六便辅佐幼帝,干预朝政,不仅如此,我还动用酷吏,刑部废除了几十年的酷刑在我的干涉下重见天日,不知多少朝臣对我长公主的名号闻风丧胆。

渐渐地,宫天佑终于能够亲政之时,我这个本朝史上第一毒瘤公主的称号已名震天下。

朝野之上,满朝文武大臣的子弟宁可自宫也不娶本宫,即便屈于淫威勉强娶了,也悉数和别的女子好上了。因而宫天佑给我赐过多少婚,我的头上就冒出多少道绿光,不出一年,已是光芒万丈。

刚出了宫门,马车行到一半忽然停了,似是有人也和本宫一道出宫,且好巧不巧地坏了马车,堵在了宫门口。

“长公主的车,你也敢挡,不要小命了吗?”马车外传来车夫的叫嚣声。

马车内燥热,我忍不住推开窗透气,却忽见马车前站着一个紫色的纤薄身影。

我心中一动,连忙从马车里下来,冲着车夫斥道:“不长眼的奴才,堂堂苏上卿苏大人也是你敢训斥的?”

车夫被我斥得从马车上摔下来,连声向苏云夜赔不是。苏云夜却朝我作揖,淡淡地道:“长公主言重了,本就是下官的不是,惊扰了长公主的凤驾,还请长公主恕罪。”

阳光之下苏云夜微微低着头,光点凝聚在他精致的轮廓上,我看着面前人儿俊美无俦的容颜,换上自以为温柔无比的笑容对着他道:“苏卿,既然马车坏了,不若让本宫送你回府?”

前一篇:养女成妻

后一篇:你不知道的事

Magic Number: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