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3期A版

荷花香

我在一阵哭声中睁开眼,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透过波光粼粼的水面无边无尽的黑夜,我置身在冰雪刚消融的池塘中,寒气刺骨。

这哭声是来自陆大人陆谨城的,他已经连着两日捧着他未婚妻苏念的牌位跪在灵堂前不吃不喝了。

苏念在他还未出人头地之时便一路陪着他,不离不弃地一起走过了最艰辛的日子,如今陆谨城得到皇上器重,有府邸有官爵,锦绣前程在眼前,本已商量好婚期,熟料苏念却在一个深夜失足落进了荷花池死了。

那片荷花池其实只有一朵荷花,就是我。

我是在苏念去世后的第二天才醒来的,我对醒来之前的事一无所知,这些事都是后来墨祯告诉我的。

我在这阵不太美妙的哭声中幽幽地叹了口气,陆大人委实痴情得很啊。

池边突然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半夜三更的又在叹什么气?”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看到墨祯青衫薄袖盘腿坐在池边,手执一幅画。他捏了个诀,将我元神从荷花中分离,他这么做的原因说来惭愧,因为我道行着实太浅,别说化为人身了,连基本的法术都不会,只能是一缕荷花的元神。没有长相,没有呼吸,摸不着看不见,而我只能依靠墨祯的法术来化为人身,但可能墨祯也只是个不入流的神仙,将我化为人身后,人看到的我是面容模糊不被人所记住的,我对此一度很失落,所以我央求墨祯赠我一副墨宝,画出我的模样。

墨祯将手中的画扔给我,我小心地打开,画中是一位杏色长裙的女子,眉眼清秀,一笔一画都极具神韵。

在万籁俱静的深夜里墨祯的声音像是风声般清晰:“这是我心中你的样子。”

我转头看着墨祯,他眼里映着波光粼粼的水面。这一瞬间,我突然很害怕有一天他会离开我。

墨祯原是天上王母娘娘座下的一只猫,后来因将瑶池里未成仙的鲤鱼红烧了被贬下凡。初初被贬下凡的他法力全无,而凡间又是深冬,他缩在巷尾冻得发抖,万念俱灰之时一位姑娘抱起了他,带回陆府一养就是数年,被悉心调养的墨祯法力逐步恢复,在来陆府的第二年便已恢复完全。

而养她的那位姑娘就是苏念。

当时他说起这些时,目光看向池子,眼睛明明灭灭。过了很久我才问道:“你喜欢她吗?”

他点了点头。

说不上是哪里不对,但我感觉很不是滋味,整个人闷得慌。

今日是苏念的头七,也是苏念下葬的日子。天在三更时就下起绵绵细雨,墨祯蹲在树梢上一直望着灵堂的方向,从如墨的夜色望到天亮。

雨势渐渐转密,陆大人一袭麻衣从灵堂走出来,后面跟着扛着棺材的下人和不断撒着纸钱的送葬队伍,浩浩荡荡地哭成一片。

我和隐了身的墨祯跟着他们来到墓地,坑和石碑都已备好,管家一声“放棺——”后,棺材缓缓放入已挖好的坑中,泥土混着雨水慢慢地把坑填满。在瓢泼的大雨中,我分明看到陆谨城松了一口气的神情,是幻觉吗?

墨祯一直沉默地看着墓碑,直到陆大人他们走了墨祯还是一动不动。良久他才轻轻说:“走吧。”

我们并没有回陆府,而是来了茶馆听说书。那说书的抿了口茶,拿着把合并的扇子吐沫横飞:“大家有所不知,话说那陆大人真正是个痴情种,据说啊,他在未婚妻苏念死后每晚哭得惨绝人寰啊,今日便是他未婚妻下葬之日。真是闻着落泪见者伤心啊!”

四周的人个个听得津津有味,无一不感叹陆大人的深情一片。墨祯却突然嗤笑两声:“何为痴情?吊唁亡妻不眠不休三日就算痴情?陆大人升官平步青云那么久为何现在才肯娶苏念?而苏念为何又偏偏在要成亲之时落水?”

周围的人皆发出斥责,大抵是不愿看墨祯这样亵渎陆大人,墨祯喝了口茶便慢慢走出茶馆。

墨祯转过头问我:“你真的相信陆谨城痴情?”

我只怔怔地看着他。

而后他望了望乌云密布的天:“世人皆爱听这样痴情的话本子,殊不知现实根本没有这样的事,陆谨城,他是薄情。”

墨祯说得并没有错,陆谨城的确薄情,因为一个月后,陆谨城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娶了当朝抚远将军的爱女林醉墨。

那场婚礼极尽铺张,迎娶的队伍从街头排到街尾,边敲锣打鼓边往人群中撒喜糖喜钱,百姓们高兴地抢着,每个人都想沾点喜庆,可是每个人也都忘了一个月前这条街也曾有队伍撒钱,只不过撒的是纸钱。

那一晚我兀自爬上屋顶俯视宾客满座的庭院,每个人的嬉笑嘴脸都让我心生厌恶,墨祯在我身旁坐下不语。我打破沉默:“墨祯,你喜欢苏念什么?”

他的侧脸清冷,回答我:“全部。”

胸口一阵钝痛,这种感觉让我十分难受,此时庭院宾客已纷纷散去,陆谨城摇摇晃晃地走进新房。我跳下房顶,在新房的窗上捅了个小洞,正要往里边看,身后有只手捂住我的眼,然后传来墨祯的声音:“别人新婚别看了。”

但由于捂得太用力,我整个人往后倾,落入一个没有温度的怀抱。也可能不是没有温度,只是我感觉不到。

我恍惚地靠在他身上,他也没有放开手,周围好像突然静谧无声,只有墨祯轻轻的呼吸声。

半晌他才放开手,清咳了几声,扔下一句:“你爱看就看吧。”便动作敏捷地跳上房顶。

我摸着怦怦直跳的胸膛,看到新房里红烛摇曳,陆谨城和新娘手臂交错喝着交杯酒。

我突然看到房内挂着一幅丹青,画中女子眉眼清秀,一袭杏色薄裙。我一惊,这,这分明,分明与墨祯给我的丹青不差一分。

前一篇:请离我远点

后一篇:没有了,返回本期目录杂志首页

Magic Number: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