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3期A版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捉住她,快!别让她给跑了,妈的!居然偷老子的钱l”

雨水大滴大滴地砸在她身上,湿冷的风像耳刮子打在脸上,狠狠地不留情面。

绝对不能被捉住,她攥紧手里湿透了的钱拼尽全力往前跑,胸膛里的空气被透支得厉害,脑子里一片混沌。

拐过巷角,地上的垃圾绊倒了她。

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扑了上来对着她就是拳打脚踢:“丫的,居然敢偷元哥的钱,不要命了!你个臭婆娘!”

她蜷曲成一团,捂着脸躲闪不及,最后被提了起来,脸上的疤痕就这么暴露在阴冷的空气中,狰狞地划破臭气熏天的巷口,肉红色的伤疤自眼角蜿蜒而下一直到嘴角,伤口边缘结着厚厚的痂。

元哥忍不住一阵恶心,一甩手就把她丢向垃圾桶,各种垃圾铺天盖地般掉在她身上:“靠!这么丑还做扒手,你有没有点职业道德!”摆手示意打手继续。

雨点和拳脚以相同的频率打在她身上,冷热交替间她忘了喊痛。

那群人或许不屑跟她这种丑女人计较,打完就走了。

林佳人睡在雨幕里,颤抖着摸上脸颊的疤,呵呵,职业道德?丑八怪连今天吃什么都不知道还有什么职业道德?

全年不休坚守岗位的除了环卫工人,还有专职扒手。

林佳人自小没什么大志,弟弟死后唯一的寄托就是存钱整容,把这张破脸修好。不祈求倾国倾城,但求不吓到自己。

是日,天清气朗,惠风和畅。

戴着口罩披头散发的林佳人顺着人潮步入地铁,她不着痕迹地融入车厢,像往常一样在车厢里蹲点。低垂的眼睛四处扫射搜寻猎物,好几个上班族拿着早点摇摇晃晃地吃着,钱包的边角从公文包里露了出来。

她悄无声息地靠近,故意踩住自己的脚假意摔上前去,猛地扑到了那几个人身上,他们只顾着手中的早点,根本就没注意到她做了什么,她一边小声道歉一边用手指拈出他们的钱包塞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

隐匿在口罩下的嘴角弯起满意的弧度,有空看看《警讯》吧,一群傻帽。

地铁一停,林佳人便裹紧大衣偷偷从后门溜了出去,左拐右拐去到女厕所,把皮夹里的钱拿光擦净指纹后丢在垃圾桶里,拾掇了一下又跑到另一个站口“觅食”。

不努力工作,一日三餐根本无以为继。

就在她又把手伸进一只深灰色旅行袋时,猝不及防地,那人转了过来,来不及收手就和他打了个照面。

她的瞳孔猛然收缩,恐惧像是一只迎面飞来的蝙蝠把她咬个正着。

莫天穗!

她在心里惊恐地喊着这个名字,记忆像拼图般一点点凑齐。

三年,整整三年,他又回来了,莫天穗回来了!来不及颤抖害怕,他就已经认出了她。

他笑了一下,握住她的手,说:“卿本佳人,奈何作贼啊。”声音低沉,说不出地熟悉,“我以为警局给你的钱足够让你过得很好了,真没想到……”

他停顿了一下:“看到你过得不好,我也就安心了。”

她低下头默不作声,一次性口罩遮住了她微微发烫的脸,如果她还知道羞耻为何物的话。

莫天穗捉住她的手没有要放开的意思,本想趁着地铁刚到站时钻进人流遁逃,身旁的人却手疾眼快地将她拉入怀中,俨然一副保护的姿态。

要是让身后那个目露艳羡的妹子知道她身边的这个男人,是三年前令警队闻风丧胆的大毒枭莫天穗,会做何感想?

她现在已经不是警方重点保护的线人,就算莫天穗现在对她做任何事,那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可是窝囊到像她这样还真是少见。

没走多远她就脚步虚浮了,昨天被打的地方还隐隐作痛,加上淋了场雨,低烧的眩晕感一直笼罩在头顶。

被莫天穗握住的手腕前天刚被打骨折,因为他的手劲夹得她痛彻心扉却又不敢做声,任由疼痛蔓延。

但这对莫天穗来说算什么?当年他对她那么好,她最后还是做了白眼狼,几乎害宏兴永无翻身之日。所以当时宏兴派人毁了她的脸,她也懒得反抗。

怎么能不恨她?骗了他们老大的感情,还帮警察一锅端了宏兴,换成是她,她也会这样做的。

莫天穗把她带回他原先在郊外的一处房子。

那是他俩从前的安乐窝,事隔经年再度踏足,早已物是人非。

莫天穗瞥了一眼站在门边局促不安的林佳人,胸口干冷干冷的,把他害成这样的人居然胆敢活得不好,他有点气闷。

林佳人恨不得把头低到地板上去,她实在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刚出狱的莫天穗。

道歉?他会杀了自己吧?

解释?告诉他为了救弟弟必须把他送进监狱吗?

色诱?脸上的伤疤完全影响她的发挥啊!

莫天穗拉过她的手掀起她的衣袖,露出了渗血的纱布,力度不大不小却疼得她忍不住吸气。她小心抬头却看见他正蹙眉盯着那里:“怎么弄的?”说着扫了一眼她脖颈,眼尖地发现锁骨上的淤青。他伸过手来想要拉开她的衬衣,却被她猛地挣开。

“林佳人!”力道之大差点把她掼倒在地。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刺啦——”

背心在他手里不堪一击,裂开一边露出脱线的文胸,戴着口罩的她瞪眼看着莫天穗。

他忽然很想把她脸上那个碍眼的口罩扯掉,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把伤口悉数摆在莫天穗面前给他检阅,对林佳人来说是种凌迟,还有什么死法能比这更讽刺吗?这些都她自己咎由自取!他肯定也是这样想的,想着在他蹲监狱的苦逼日子里,早有人替天行道收拾了她无数次。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前一篇:暗恋心事

后一篇:变成二狗的那些日子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