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2期B版

黑吃黑

1、

任子虚有个重要的生意要谈,对方是三教九流的帮派人物,并不容易对付。不过他一向认为“坦诚相见”更能增加成功筹码,故此将地点定在洗浴城,另叫了两个漂亮小姐作陪。还真对了那位“刀哥”的胃口,当下就抓着其中一个美女小姐的手,色眯眯说,“瞧这小手儿白的哟……告诉刀哥,叫什么名字?”

确实漂亮,笑起来一对酒窝儿甜得叫人春心荡漾。浴袍松松垮垮套在身上,露出雪白脖子和大腿,映着乌黑青丝,格外惹人遐想。男人就爱这种若隐若现的弱不禁风,她仿佛知道自身优势,拿晶莹剔透的双足踢着池子里的水微微一笑,“我叫小暖,暖风熏人醉的暖。”

刀哥也笑,特别淫荡,“有文化,我喜欢。”

照理说,两个男人,两位小姐,任子虚不该冷落另一位。不过,那位叫小暖的也很合他眼缘,他琢磨着碰上个有眼缘的小姐是件不容易的事,于是在热气氤氲里扭过脖子道,“刀哥,这小妞长得挺像我老婆,不如让给我。”他招手,一直在旁边的另一位小姐红红走上来,任子虚说,“你瞧瞧这个,脸蛋漂亮身材又好,听说技术也是一流……”

刀哥看了看红红,又看看了小暖,仿佛难以取舍。

暖风熏人醉的小暖俯下身,丰满胸部几乎贴上刀哥光裸后背,“刀哥,你和任爷猜拳好了。你输了我脱衣服,任爷输了红红脱衣服。谁的衣服先脱光了谁就陪刀哥。”

刀哥禁不住为这个主意叫绝,“好玩好玩,我真是越来越喜欢小暖暖了,刀哥好希望你先把衣服脱光。”

他捏一把小暖红扑扑的脸蛋,再要捏一把胸部时,任子虚轻轻咳了一声,“刀哥,在这里不大好吧……”

“有什么不好,在这里不就是干这种事嘛?”

任子虚喃喃,“我不太擅长这种游戏……”

结果任子虚第一把就赢了,乐得刀哥眼睛都笑弯了。她们哪里有衣服可脱,一件浴袍遮住身子罢了。刀哥目不转睛看着小暖,生怕错过好风景。

小暖挑了挑眉毛,斜斜看任子虚一眼,“任爷坏死了。”娇嗔着去解腰间的带子。

已经能见胸口一点点春光泄露,任子虚终于在水里坐不住,“哗啦”一声站起来。他拉小暖到身后,陪笑道,“刀哥,这是我老婆,不懂事,跟我闹别扭呢,你别见怪。”夏亦暖冷笑一声,探出头,拿无辜的水汪汪的大眼求助似的看着刀哥。

这刀哥,此行本就打着黑吃黑的歪主意,又有可人儿当前,正愁没有缝隙钻,当下也去拉小暖的手,“任老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真是你老婆哪能到这种地方来?说好愿赌服输,按游戏规则,这小暖是我的了,耍赖可不是男子汉的作风。”

“我老婆没文化,就爱干这些个没文化的事。回头我给你送十个八个姑娘,保准儿个个出口成章。”

夏亦暖又冷笑了一声。

刀哥终于不再嬉皮笑脸,一甩脖子里的毛巾皮笑肉不笑,“就算是你的老婆——任子虚,你老婆输给了我,你总得拿东西赎回去吧?”他仗着自己有帮派撑腰,这种讹诈的招数经常使。任子虚微微变色,刀哥又好哥们的拍他肩膀,“你看这样好不好?这批货物就当见面礼送给我,我嘛,保证在这地盘上没人敢动你。”

这刀哥,未免太看得起自己。

2、

任子虚没想到对方这样狮子大开口,加上夏亦暖在旁边一副看戏模样,他心里有气,不由口气硬了起来。

“刀哥应该知道,我做黑市生意这么久,什么人都应对过。生意有生意的规矩,刀哥出的价钱要是合理,我们自然合作愉快。要不然,也休想在我面前耍花样。”

话音刚落,便见刀哥手中多了把手枪。他把玩手枪,只眼皮子微微掀动,“任子虚,花样可不是人人都能耍的。外头都是我的人,龙虎帮的名号想必你听过不少。你承我的情,以后就是龙虎帮的兄弟,要是给脸不要脸,别怪我不客气了。”

仿佛不经意,枪口对准了任子虚。

任子虚不敢轻举妄动,气氛凝重,一触即发。夏亦暖忽然甜甜腻腻问,“刀哥,人家好奇怪你从哪里掏出枪的?”其实,要不是在这当口,连任子虚都想问了。明明全身赤裸泡在汤中,哪里有藏枪的地方?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刀哥对美女向来有问必答,示范了一下手枪的折叠功能,“这种最新款的手枪折叠之后只有这么大,放在哪里都行,毛巾里,胳肢窝里,哈哈哈……”他的目光落到夏亦暖身上,“如果是你,嗯,夹在乳沟里也行,来来来,给刀哥试试看。”

夏亦暖摇头,“讨厌,我才不放这个地方呢。”刀哥眨眼的功夫,这位青春美少女的手中已握了枪。他以为幻觉,再眨一次眼的时候,自个儿手中的枪也到了她手中。可是她仍然甜甜笑,仿佛没有移动分毫。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快的动作,虽心里有点虚,但想着外头人多势众底气便又足了起来,“任老板身边果然藏龙卧虎,就是不知道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抵不抵得过我手底下三十来号人?”

夏亦暖竖起枪管缓缓摇了摇,“刀哥说错了。第一,我不是任老板的人;第二,我从来不同喽啰打。”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前一篇:你看起来很好睡

后一篇:没有了,返回本期目录杂志首页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