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2期B版

你看起来很好睡

01

我得了一种病,我爱上了梦中的一个男人,以至于我时常入睡。坐着睡,站着睡,洗个澡都能睡,只为了能够跟洛文森腻在一起更久一些。

有次我炒菜的时候睡着了,好在合租的穆衍圣回来得及时,要不然房子早被烧了。穆衍圣怒骂我是猪,洛文森则笑着说我是睡神,嗯,我偏爱洛文森的说法。

梦见洛文森之前,我时常会做一个噩梦,真实的噩梦。我梦到父母把我留在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无视我的哭泣,转过身拉着我的双胞胎哥哥离开了。

“爸妈,妹妹还在里面呢,她在哭……”哥哥稚嫩的声音越来越远。

我蜷缩着身子,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双肩瑟瑟发抖,只有我一个人。随着岁月的流逝,现实中的我长大了,梦中的我也会跟着长大,直至十七岁那一年,我的噩梦中,多了一个人。

温热的气息将我包裹,男人抱着我纤瘦的身子,轻轻地拍着我的手背,柔声安抚:“乖,别哭了,有我在呵,你不是一个人……”

光芒不知从何处透了进来,漆黑的房间被一点一点地照亮,明媚的阳光洒落在拥抱着我的男人身上,他的周身仿佛蒙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我下意识地呢喃出声:“天使……”

他噗嗤一笑,好看的眼眸微微弯着,嘴角轻勾,绽放出一抹温润的笑容。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磨挲着我的脸颊,拭去了我的眼泪,“桑瑜,我叫洛文森,不叫天使。”

从那以后,我没再做那个被抛弃的噩梦,但是,也是从那开始,洛文森出现在我的每个梦里,为我编织无数美梦。

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但作为我的养母的桑女士并不这样认为。

有一日,我如常起床下楼吃早餐,正准备收拾东西上学,一直用古怪的眼神盯着我看了老半天的桑女士突然叫住了我,说要跟我讨论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我愣了愣,便听她问:“桑瑜,你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

“怎么可能!再过几天就高考了,我谈什么恋爱!”更何况桑女士是出了名的管女严啊,恨不得我陪她一起当老姑婆,相依为命一辈子。

桑女士似乎料到我会这么说,淡定地啜了口红茶,挑了挑眉,“那……洛文森是谁?昨天你做梦都喊着这三个字。”

我忍不住捂着肚子哈哈大笑,原来是我昨晚太激动把洛文森的名字喊出来了,都怪这家伙带我去坐过山车。

我一五一十地将洛文森的事情告诉了桑女士,没想到她的脸色越来越黑,最后沉着脸握住我的手腕,说道:“我带你去医院。”

医生眉头紧锁地对我说:“你这是太渴望被爱而产生的幻觉,如果不及时治疗会导致你分不清现实和梦境,最终陷入永久沉睡状态,也就是植物人。”

桑女士吓得脸都白了,连忙问医生到底怎样才能让我恢复正常。我无语,那时的我,觉得这医生太小题大做了。

而这小题大做,导致了桑女士从反对我恋爱到命令我迅速找男朋友的大转变。医生说,我这是缺爱,要用爱去治疗,而我梦见的是一位梦中情人式的俊美男子,自然就是渴望爱情了。

高考结束后,我离开了桑女士到了Q市念大学,离开时桑女士还千叮万嘱我一定要好好找个男朋友来治病。

晚上睡觉以后,我将这件事告诉了洛文森,枕着他结实的腹肌,凝望着漫天璀璨的星辰,开玩笑地说道:“洛文森,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成了植物人,你会一直在梦里陪着我吗?”

洛文森别过脸不去看我炙热的目光。他的声音很轻,像羽毛,落在我的心口却不知为何成了千斤鼎,“桑瑜,去找个男朋友吧。”

醒来后回想那一刻心痛的感觉,我不断地用冷水拍打着脸,看着镜子中狼狈不堪的自己,自言自语:“我不会是真的得病了吧,连梦里的人都觉得我应该找个男朋友来弥补缺失的爱?”

感觉真有点天方夜谭。

后来我还真鬼使神差地去交了几个男朋友,还得意洋洋地给洛文森炫耀我的桃花朵朵开。结果洛文森那厮不仅不为我高兴,还忧心忡忡地皱着眉头问我,“你真的喜欢他们吗?跟他们在一起,你觉得快乐吗?”

“似乎是他们比较快乐。”

洛文森叹了口气,金色的短发在风中微微抖动。他亲了亲我的额头,“桑瑜,你值得更好的。”

02

我的异性缘不错,同性缘却是一塌糊涂,简直是“异性相吸,同性相斥”最好的诠释。

在经历了多次私人物品无故飞到了马桶,被子里无故多出了无数蟑螂蜘蛛等生物后,我搬离了宿舍,在学校附近与人合租了套房子住了下来。

跟我合租的是同校的一位远近闻名的男生,穆衍圣。都说冤家路窄,很不巧的,他是我的前任男友,而他也是唯一一位不是由于让我感觉不到快乐而分手的男生。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穆衍圣出名的原因不是因为他外表出众成绩优异,也不是因为他的家境富裕得可以去卖切糕,而是因为他视女人如衣服的花心。严重洁癖的他,换这衣服换得不亦乐乎。

今天没课,我穿着睡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边吃着薯片边看着恐怖片,正看到半夜被人敲门的一幕,门锁“咔嚓”一声打开了。

我吓得一个激灵,眯起眼睛警惕地盯着迟迟没动静的门,心想大白天的,不会那么邪门吧!

抱着薯片蹑手蹑脚地走向门口,门突然被撞开,一双缠绵的身子靠着墙壁滚了进来。女方衣衫不整,脸颊绯红,被人面兽心的穆衍圣吻得娇喘连连,丝毫没有注意到站在一旁目瞪口呆的我,倒是穆衍圣瞪了不识趣的我一眼。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前一篇:老师是我的

后一篇:黑吃黑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