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2期B版

老师是我的

严峻第三次被教导主任抓到办公室骂得狗血淋头已经是高三第一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因为打架斗殴,教导主任沈老师哪敢兴师动众真的骂狠话,临到头还是结结实实把自己气到。严峻漫不经心站着,他家教好,即使敷衍到了极点还是规规矩矩的模样,其实任课老师心里都实在清楚,骂他只是个形式,表示教学上还记挂着这个后进生,面子上也跟学校的领导说得过去。

气得沈建抓起茶杯猛得灌了好几口水,犹顺不下这口气,转头向边上一排靠窗的隔间叫了一声:“施老师。”

严峻其实从一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他记性好,被抓来两次就清楚记住所有老师安排的座位,施呈呈位置靠窗,西晒厉害,她大约是在批作业,从他来的时候就一直低着头,右手握着一管钢笔,只得举着另一只手挡太阳。

能挡得也只是一小幅光影,其余大部分从她指缝里穿过,映着白皙的一张脸有粉红的底子,她就在这明暗的光影里迅速得将头抬起来,估计是没想到会突然叫到自己,仓促得应了一声:“诶。”

“施老师你以后带高三(13)班的语文,严峻这小孩就交给你了。”

施呈呈恍然有所悟,这才抬头仔细看了一眼站在墙边的瘦高个男生,是那种将来势必还会抽条的体形,笔直得靠在空调机一侧,黑色T恤与雪白空调机截然分明。最让她吃了一惊的其实是他突然将目光移过来的瞬间,像只鹰,会怕光似的微微眯起眼。

若有所思的打量猎物一般。

她觉得这眼神太熟悉,似乎哪里见过。没等她想起来沈建已经像是丢掉包袱似的把严峻“请”出办公室。他个高腿长,几步已经出了办公室,到了门口却站住,回头若有似无瞥了她一眼。施呈呈不及移开眼去,不觉怔了怔,心想这小孩的目光真锐利。

一:

刚毕业就带高三的课,施呈呈压力奇大,教室里乌压压八十多个毕业班的学生,倒有大半都摊在座位上打瞌睡,她生气,提高声音又问了一遍:“严峻?”

一连一个礼拜他上课都迟到,有时候是半个钟头,有时候索性在课间的时候才进来,还免得和她撞面,她不是没听过教导主任暗示严峻有背景,但心里想想真生气,背景大就不用按时上课么?

在课上到十分钟的时候才听到门口有人喊了声报告。她持着课本只是在黑板上书写,故意没去搭理,严峻一反常态似的只是靠在门框上,低着头,像是有气无力的样子。

她这次下定决心要树师威,整个班级见她没反应反倒激起了一层兴趣,连带着打瞌睡的几个都仰头看出去,逡巡着又回头看她脸色。施呈呈素来不信奉严师孝子这一套,但心里却总把他当作一个叛逆期的青少年看待。

大半节课过去,严峻一声不吭,立在门口倒像株挺拔的桉树,高大得连让人忽视都不能。施呈呈终归觉得于心不忍,又想自己也不是没有过青春期,于是先安排了学生温习,又出去,严峻察觉她走近,终于抬头看了她一眼。

“为什么不总是按时来上课?”她忍不住拿出管教的语气。

他只是哼了一声,从鼻子里:“你真想知道?”

施呈呈若有所思看着他,最后停在他露在短袖T恤外两臂上的淤青,脸色变了变:“你跟人打架?”

严峻笑了笑,揶揄的:“小施老师,您还真想管啊?”

施呈呈恼了,“这是什么话,你是我学生,我能不管么?”她折身回到教室里,大约交代了些什么,他站在教室外面透进窗户看过去,她整个人都像是被盛在玻璃的框架里,远远的,崭新的像书桌上刚摆上去的一帧照片。

她把他送到了校医院,见是他校医院的老师都反倒有些盛宠的样子,查完手臂上的伤,后又兴师动众搬来清洁和固定的器械,右手臂骨节轻微错移。护理老师给站在急诊室门口等严峻的她搬来椅子,施呈呈觉得自己像是狐假虎威里被蒙在鼓里的狐狸,荒谬极了。

实在忍不住,她于是低声和那护理老师攀谈:“他到底是谁啊,怎么你们……”

对方难以置信似的瞪着她:“您真不知道?您不是他老师么?”

施呈呈终于觉得有些难为情了:“我刚带高三毕业班。”

“他是我们市严局的儿子。”对方恍然有所悟。

施呈呈只觉得更懵:“严局是谁?”

护理老师倒吸一口凉气,刚想补充却又住口,施呈呈有所感应回头看去,正好是严峻从急诊室出来,右手臂缚得严严实实,又被固定的白绷带系在脖颈上,严阵以待,倒像是刚从前线负伤回来。施呈呈原本迷迷糊糊,这时候却又抿着嘴笑了一声。

他双目只是盯着前面,理也不理谁,护理老师只是讪讪的,找了个借口就进去,还是施呈呈跟人道了好几次谢。

回去正是大课间,两人一句话都没有,施呈呈瞥了他绑得结实的一只手,又叹了口气,“一模怎么办?”

严峻想了很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对方是在替自己考试担心,心只是一暖,但是下一句话又几乎把他给呛到。

“也挺好,你不去考,咱们班平均分说不定还能高点。”

她自顾自傻笑着。把他生气的,几乎怒火中烧了,这女人傻,真傻透了。

他们这样回去,简直把班级震了一大跳,施呈呈是没见到,她下课就回了办公室,严峻的座位当即被一群为他马首是瞻的男生团团围住。

“你怎么跟那个小施老师在一起?”

“她是怎么送你去的校医院,你平时不是最恨那帮人嘴脸么?”

“峻子,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通通不理,脸朝下把头埋在左手手臂里,照旧气得要命,心里一直想,这女人怎么顽固不灵的?

Magic Number: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