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2期B版

徒儿在上,师傅知错

【一】

我站在房门口,抬头看着已比我高出一个头,满面不悦的风曦。

他挑了挑斜长入鬓的剑眉,沉声道:“可知为何我不给你留午膳?”

我双手不安地抚摩着衣角,垂下头,声若蚊蚋:“因、因为我犯了错……”

“什么错?”

“我、我不该随意对凡人用仙法。”我唯唯诺诺地道。

风曦冷声道:“可知为何我不许你轻易用仙法?”

“因、因为我们是天庭的要犯……我们躲在凡间,不可以随意用仙法暴露行踪……”

“嗯,你既然清楚,”他语气厉了三分,“为什么还要冒险?”

我立刻仰起头,努力做出一副委屈至极的样子,凄声道:“可是我今天上街买菜,看到隔壁的王大婶和李大婶窃窃私语,好像在说我的事情,还说得特别兴奋,我一时好奇,就、就……”

风曦的脸色立刻黑了下去:“就为了听凡妇嚼舌,所以你用了仙术?”

我被他的脸色吓到,畏畏缩缩地扯了扯他的袖子:“嗯,师傅知道错了,徒儿你不要生气。”

咦?这句话怎么说得这么别扭?

风曦看着可怜巴巴的我,却丝毫没有动容的样子,仍是冷着一张脸,沉声道:“既然知错,惩罚一番也是应该的,晚上我回来之前,你就待在屋子里,不准迈出房门半步,也不准吃东西。”

我看着阴郁着脸色的风曦,撇了撇嘴,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他却怒瞪我一眼,冷声道:“要是敢哭,晚膳也不给你留了。”

我被他冰冷的眼神吓到,吸了吸鼻子收回了眼泪。风曦的脸色终于稍稍缓和,自顾自地坐到镜子前开始束发。

我讨好地走到他身后,一脸慈爱地看着他将一头及膝的青丝用玉冠束起。

我这徒儿打小生得好看,温润如玉的皮肤,狭长潋滟的凤目,如天池中白莲般清雅无瑕的容颜。

我这个做师傅的,看着他一日日俊美起来,总是要忍不住夸上几句:“徒儿真是越长越美了。”顿了顿,又道,“越发像你爹了……”

镜子前原本面无表情的风曦听闻这句话,忽然脸色一沉。我吓了一跳,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怯怯地看着他。

他却看都不看我一眼,束好发披上外套跨门而去,临了还不忘冷声提醒我一句:“别忘了我说的话,否则……”

“徒弟的教诲,为师一定谨记在心!”我忙不迭地道。

风曦满意地微微颔首,跨门而去,俊逸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门外。

我讷讷地站在门口目送他离去,心中不禁叹道:唉!这徒弟真腹黑。

【二】

下午我在房里面壁思过,二徒弟夙卿来看我时,我正摸着空空的肚子发呆。

夙卿是我三百年前从山里捡回来的一只狐妖,自从修成人形后,他最喜欢扮作风流公子的模样,一年四季无论冷暖手里总摇着把扇子。

“我从师兄那里听说了,师傅你也太不小心了,不过我倒是很好奇,那些凡妇私下里都说你什么了?”夙卿摇着扇子幽幽地道。

回忆起早上那些凡妇说的话,我一脸疑惑地望着夙卿道:“她们说‘你瞧,就是那个姑娘,年纪轻轻还没嫁人就跟着两个男人住一起,也不害臊。真够水性杨花、朝三暮四的’。卿儿啊,为何为师同你们住在一起就是不害臊呢?还有水性杨花是什么花?朝三暮四我倒知道,不过你和曦儿我都很疼爱,没有朝三暮四的,她们为什么要说我呢?”

夙卿脸上的笑容僵住,半晌才缓缓地叹了口气,睨了我一眼道:“师傅,以往我们住在凡间打着一家三兄妹的名目不是挺好的。您老人家这次干吗非要跟人家说我们是师徒,也难怪人家腹诽……”

我无辜地看着夙卿:“可是我比你还有曦儿长了整整五百岁啊。”

夙卿执扇遮住一半的脸笑起来:“您老人家看起来像是比我们长了五百岁的人吗?”

我感觉到他在嘲笑我,不禁别过去脸不再答理他。

夙卿笑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笑够了,赔上一张俊秀的笑脸孝顺地道:“师傅你饿不饿?要不要我去厨房给你弄些吃的来?”

我点点头,得寸进尺道:“要曦儿做的绿酥糕。”

夙卿无奈地笑了笑,摇着扇子边走边道:“那我去给你拿,师傅你乖乖的,不要乱走哦。”

我甚是慈爱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

唉,我这个师傅难当啊,说起我两个徒弟,卿儿还有些徒弟的样子,要说曦儿……还是不说了。

晚上风曦从外面办完事回来,从他面无表情的脸上可以看出事情办得还算顺利。

自从三百年前下凡后,为了逃避仙界的追踪,我们三人在万不得已下不得使用仙术,加之仙人容颜不老,我们每隔几年就得改头换面,谋生一直是个难题。多亏我这个大徒弟天资聪颖,无论到哪儿都能想出办法谋生,是咱们师徒三人的顶梁柱,也怪他的形象太过伟岸,为师的光芒时常被削弱得所剩无几。

前一篇:爱久贱人心

后一篇:定魂者

Magic Number: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