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2期A版

娇蛾

【壹】

初秋干爽,云絮浅浅地铺垫在空中,院子里的叠叠落叶,小白早晨时扫过一轮,如今又积上了。

小白穿着朴素的裙衫在厨房里做了四菜一汤,只有她一人,她也不急,慢慢地做,做好的菜肴用盘子倒扣盖住保温,夫君回来的时候恰好便可以吃了。

黄昏的光线渐渐沉下从窗棂落进来,勾勒出她清秀的笑脸。一缕发丝落下,她一边切菜一边顺手撩到耳后。她生得不算貌美,只是清秀,脸圆圆的,肌肤白嫩一双水眸,已为人妇眼角总含着不可数说的餍足与妩媚。

她将汤端上来,隔着软布烫了手,她捏了捏耳垂降温,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今儿做的都是夫君爱吃的。念此院子门叩响,小白心中一动,定是夫君回来了。

“你回来了!”她飞跑到门前打开小木门迎接,脸上挂着满满的笑容,只不过在下一瞬停滞在嘴角。

面前身材高大面目硬朗的男人的确是她的夫君,她最喜爱的夫君,她的夫君是个木匠天天在村里做活,他手艺好,为人憨厚老实,村里的人都喜欢他。

她的夫君穿着她给他做的粗布衣服,面容隐忍地注视她。身后跟着一名黑衣道士,眉目微眯,轻捋胡须。

“……夫君?”

秦安撇过头去避开她怔怔的目光,有些压抑地道:“小白,我一直在想,你这样好的姑娘,怎么会嫁给我这样粗鄙之人。”

小白睁大美眸,秦安身后的道士上前一步,冷声道:“区区小妖,修成人形已是造化,何必为害人间?”说着对秦安道:“这位台兄且后退一些,容在下将此等劣妖除去。”

小白眨了眨眼,后退两步笑出了声,她细细瞧着秦安:“你把道士找来了,他说我是妖你就信了?”身形纤如纸鸢,一溜烟儿向后院蹿去。

道士紧步跟上,秦安一阵愣神,垂下的手指握紧成拳,他不知他做得对不对,可她是妖不是吗?

他怎么可以娶一只妖为妻,妖终究是要害人的。

他追到后院时,小白正站在一棵梨花树下远远地对他笑,他们第一次相遇在梨花树下,他就给院子里栽了满满的梨花树,他没钱给她买首饰衣裙,只能给她栽梨花树,春天的时候后院仿佛落满了白雪。

小白笑的时候有两个浅浅的酒窝,秦安眼中骤然疼痛,她张开双臂,他忽然间看见她脚下无端生出熊熊火焰将她包围,火星如枫叶四处逸散飘向天空。

身旁道士也是满眼惊讶之色,他并没有出手。

她在自燃。

“夫君,你不愿意娶一只妖对不对?”小白出神般微笑,用袖子抹了抹眼睛,肩膀颤了颤,紧接着发出一串短促的冷笑,她紧紧盯着他有些失措的脸,“夫君你没有错,是我娇蛾看错了人。”

巨大的灰白双翼从女子背上抽出,没有任何美丽的色彩,只是一双飞蛾的翅膀,火红的赤焰吞噬她的身姿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绽放出鲜艳的莲花,如同汹涌奔腾的忘川长河,连同这一整院梨花树燃烧殆尽。

秦安呆呆地站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等他回神时,已是一院漆黑灰烬。

风干冷地吹过,残阳如血点了几笔抹在将暗的天际。他在那些灰烬焦土中缓缓跪了下来,一旁的道士发出极轻的叹息。

【贰】

又是一年秋。

酒馆,客人寥寥。

“秦木匠,给我做支木簪子。”

少女把一小袋钱咚的一声丢在桌上,桌上趴着的邋遢醉汉过了会儿才抬起了胡子拉碴的脸,将钱袋推远了些。

“抱歉,不做。”

“为什么呀?”白衣少女声音脆脆的,她拉了一把椅子坐在男人对面,“据说你可是这方圆五十里最好的木匠,临近几个村都晓得你的大名,一支簪子而已怎么不做?”

男人将碗中剩下的酒液一饮而尽:“我连送小白的簪子都没有做过,何必给你们做?”

他做了,是一支漂亮的梨花簪子,只是还没有送出去就迎来了他们的结局。

是他一手造成的,如今梨花簪仍躺在他怀中衣兜里。

“啊呀,这有什么关系,你后悔吗?”少女声音仍是灵动,她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男人,“我叫往笙,如果重新再来一次的话,你愿意给小白做一支簪子吗?”

“你说什么?”他骤然抬头,面前少女笑得灿烂,“我可以将你送回去,让你重新选择,怎么样?”

她托着下巴一字一顿:“作为代价呢,我将收取你一小片魂魄,这也是魂魄穿越时空扭曲必然会损失的魂魄。”

秦安冷笑一声:“若是能再见到她,死又有什么关系?”

“你说得倒轻巧,是这里的魂魄碎片。”少女摸摸自己的心口认真地说,“你死了以后,没有完整心魂的魂魄,是无法投胎做人的。”

秦安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是谁?”

“我是往笙,做灵魂生意的往笙。”

语毕,四周声音潮水般退去,时空瞬间凝滞,四周的一切如画面般定格在这一刻。

在秦安的瞠目中少女站起来对他伸出手:“那么你愿意吗?放弃再世为人的机会,回到过去重新选择一次。”

秦安伸出手,他粗糙布满厚趼的手指搭在少女柔嫩的指尖,面前的视野忽然间混沌不清渐渐蜕化为空蒙的空白,如墨点浸入水中渲染,一朵一朵墨花浮起写意般描摹出家中的景致,那些笔触渐渐真实还原出原本的色彩来。

前一篇:路边男友

后一篇:请等在马尔代夫

Magic Number: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