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2期A版

疯女人

楔子

她仿佛还记得八年前他是怎么决绝地离开的。

她那时十八岁,心比天高,以为什么东西都可以由自己一手掌控,包括他,舒展翔。她甚至还记得他当时脸上的表情,因为愤怒而发红的一张脸,额角的青筋突突突地跳起,虞厚荔却觉得好笑,好笑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人想要从她的手中逃走。

“好,你要摆脱我是吧?”仿佛想到什么新奇的玩意儿,虞厚荔的目光忽然锁定他那一只纤长白皙的右手,她的嘴角适时地扬起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她慢慢地拿起他的手,像打量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一样。

“只要你在我面前断掉自己右手的食指,我就放你走。”

舒展翔的身体明显一僵。

虞厚荔没有想过他会这么狠,谁不知道舒家二少爷舒展翔是天才画家,不到十八岁就凭借着多幅优秀的画作拿下国际性的奖项,要他断掉自己握笔的那根手指,无疑等同于要了他的命一样。

虞厚荔料定他不会这么做的。

可,谁也没有想到——

舒展翔拿过一把小刀,毫不犹豫地就切了下去。

“啊!”虞厚荔的脸上沾染了他的鲜血,她看到他痛不欲生,唇畔却跃起了一抹凄惨的笑意,他原本澄澈平静的一双眼,此刻被浓浓的火焰给充斥着。

随后,她听到他痛不欲生地问:“这下,你满意了吗?”

十八岁的时候,虞厚荔并不知道,她爱他,爱到想要把他囚禁在自己身边,为所欲为;后来过去很多年,她才发现,原来,这样的爱情,变态到让人觉得窒息。

可是,让她倾心的少年早已不知所终。

1

晴空万里。

舒展翔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还会回来这个地方,坐在公司安排给他的豪华小车里,车子安静平稳地前进着,他透过车窗玻璃往外看着不停倒退着的景物,觉得熟悉又陌生。

此刻,他突然又想起她的一张脸。

他听到消息说虞厚荔的父亲在三年前破产,母亲跟着别人跑路,准备和她结婚的未婚夫却是害得她父亲破产的主要元凶,从小到大都骄横跋扈的大小姐一下子失去了浮萍,精神出现了错乱,某一日举起一把刀就去砍那个害人的未婚夫,砍掉了对方的一只耳朵,她最后没被送进警察局,反而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这个女人有这样的下场是活该的不是吗?明明应该觉得畅快淋漓的,可是舒展翔却无法笑出来。

他至今还记得亲手切下自己手指的那一种锐痛,那么刻骨铭心的疼。

“舒先生,请问你现在想去哪里?”

前面司机的一句话,把舒展翔的神思给唤了回来,他刚刚才下的飞机,此刻浑身上下都透着掩饰不住的疲惫,理应先回酒店梳洗一番再休息一下的。他的眼皮微微抬了抬,凝视车窗玻璃中自己的倒影,过了一会,才声音淡淡地道:“去江山精神病院。”

司机从后视镜中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立刻掉转车头。

走廊尽头传来一阵很轻很轻的脚步声。

他习惯很轻地走路,仿佛怕惊扰到什么东西一样,他身上穿着皮质的黑色大衣,眼神却冷冽如冰,一直引着他往前走的小护士不停地回头打量他,心里惊叹这个男子英俊优雅,却又因为他自身散发出来的冷冽气质不敢搭话。

“舒先生,就在这里。”

小护士给他打开了其中一个房间的门,他迟疑了两秒,才若无其事地跨步走进去。

房间很大,除却靠在墙壁的一张单人床,其余什么东西都没有,白色的房间,空落落的环境,让人觉得压抑。

他几乎没有立刻认出她来。

他记得她从前是极爱美的,做得最多的小动作就是整天拿着一面小镜子左顾右盼,还总是拉着他不厌其烦地问她今天的妆好不好看,每次看到他敷衍点头,她都会不高兴……

可眼前的这个女人,身上套着一件不合身的巨大的病号服,失去亮丽光泽的头发多天没清洗,纠结成一团,还发出一股让人想呕吐的臭味。

她的脸色苍白得很,嘴唇更是一点儿血色都没有,嘴巴呢喃着只有她自己才明白的外星语言,一直重复地来回踱步。

右手食指的位置仿佛疼了一下,舒展翔的眉心紧紧地锁了起来。

舒展翔几步就走到她的面前。

她恍若没有察觉眼前多出来一个人,继续来回踱步,脑袋埋得很低,眼神涣散无光。舒展翔失去耐心看她重复这样的动作,伸出左手,不由分说地抬起她的下巴。

他以为她会尖叫或者抱头躲开,却没有料到,她只是继续呢喃着什么,傻傻地看着他。

“虞厚荔,还记得我是谁吗?”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舒展翔一字一顿、不敢置信地问。

只见她突然诡异地笑了笑,露出一口暗黄色的牙齿,傻傻地摇头,反问:“你是谁啊?你认识我吗?”她的声音很轻,轻得像小孩子说出的呢喃,她明明,以前说话都喜欢高八度的音调,刺耳又张扬。

“我是舒展翔。”可是,她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还是愣愣地看着他。有失落也有不甘,她竟然一点儿都不记得自己了。

他捏着她下巴的手更加用力,小护士在一边看得胆战心惊,想上前阻止,被他一记冰冷得过分的眼神给吓得缩回去。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前一篇:枕上玩物

后一篇:回到过去来爱你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