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1期B版

灯光再亮也要抱住你

1

季书琅对常安说过最多的话就是,我不爱你。

2

每一年到了年底,各大电视台总喜欢搞些各式各样的颁奖典礼,其中的含金量暂且不说,但就是那些个令人匪夷所思、闻说未闻的奇葩奖项就够让人笑掉大牙了。

所以常安一直觉得如果能有个“最佳死缠烂打奖”,那么她几乎不用去贿赂评委或者主办方,就能轻易将这个奖项收入囊中。

就像此刻常安坐在沙发这一头看着电视机里重播的颁奖礼,对沙发另一头端臂而坐的季书琅说:“你的得奖感言和去年相比只有日期换了,其他什么都没变。”

季书琅不看她,只盯着电视机里那个光芒四射的自己看,许久才反问:“是吗?”

“是啊,”常安叹气,这些细节是季书琅本人都不会去在意的,偏偏她却记得一清二楚,“不过我觉得我也可以拿个奖的,‘最佳死缠烂打奖’,貌似你身边的人都知道我一直跟在你屁股后面死缠烂打,不管怎么撵都撵不走。”

季书琅起先没吱声,过了一会儿笑起来,精致英俊的侧脸在橘色灯光下,牢牢地吸引着常安的目光。常安出神间就听到他说:“是啊,那什么时候有时间就向主办方建议一下好了,论死缠烂打,没人会比你更熟练了。”

常安抿紧嘴唇,盯着若无其事连头都懒得回的季书琅,片刻后却动作迅速地扑了上去,转过季书琅的脑袋,对着嘴唇就咬下去——

那一下力气并不小,至少常安明显察觉到了季书琅的脸部肌肉颤动了一下。

但所谓习惯成自然,季书琅虽然永远不会对她主动,可也永远不会推开她,就这么跟个雕塑似的靠坐在沙发里,任凭常安在他脸上又啃又亲。

常安虽然不算什么大角色,但一线男星、有无数粉丝拥护的季书琅的豆腐,她可没少吃过,尽管每次都吃得挺不欢而散的——

季书琅稍微用了点力气将常安推离,使她和自己保持一段距离,看着她的目光很正经,不愤怒也没感情,对视半晌后他才说了一句:“常安,你也不小了,不要再做这种吃力不讨好、得不到结果的事情了,我不爱你。”

“我不爱你”这四个字从季书琅嘴里说出来,常安一点也不意外,但不管再怎么见怪不怪,每次听到都还是会忍不住心尖一疼。

常安静静地和他对视,她的皮肤极白,眼珠是棕黄色的,离得近了甚至还可以看见她特意染黑的发丝和眉毛发根星星点点的白色,她的五官其实很美,如果她不是从出生开始就是个白化病患者的话。

“我知道啊。”常安听见自己的声音轻快地响起来,“但你也不会爱上其他人,不是吗?这样就挺好,挺好。”

季书琅的嘴角有笑容,好似在嘲笑她自欺欺人掩耳盗铃,但是常安有什么办法呢,季书琅不爱她,那么不管她再怎么努力,他都不会爱她。

3

常安是季书琅的第一任经纪人,虽然后来季书琅坦白雇用她的原因,仅仅是因为面试时她说自己穷困潦倒时的凄惨模样。

那时候季书琅还不是什么超级大牌,只是个仗着家里有钱就出来玩票的富家公子,所幸品格尚可,没什么不良嗜好,且看起来也没那么嫌贫爱富,以至于见到貌不惊人言不压众的常安,没有第一时间将她这个白花花的“怪物”赶出去。

常安对此很感激,而感激的方式就是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爱上这个大多时候都很沉默寡言的男人,哪怕没过多久季书琅的第二个经纪人就取代了她的位置。

但常安有着打不死小强般的品质,不管客观条件多么困难,她都一直跟在季书琅身后刷存在感,死缠烂打,虽然季书琅从来都义正词严地说“我不爱你”,但不管常安怎么非礼他扑倒他,他也从不反抗。

常安看着镜子里那个白得有点吓人的自己,然后回头看了看大床上那个穿着睡衣衣冠楚楚睡觉的男人,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他们无数次同床,但不管常安怎么挑逗他引诱他,季书琅永远都会像个正人君子一样清醒地看着她,再牢牢把骚动的常安隔绝在半米以外的地方。

只顾着出神的常安没察觉到季书琅已经起床并走到了自己身后,等到感觉有人抚摩着自己的长发时才恍然回神,疑惑又有些惊喜地从镜子里看向背后的季书琅。

季书琅感觉得到常安那种怀春少女的视线,但他极少回应就是了,他只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常安的头发,半晌才懒洋洋地说了一句:“好像又变白了,是不是该染了?”

常安闻言,从他手里默默拉回自己的头发,回答有些尖锐:“你给我染?”

“好啊。”出乎常安意料的,季书琅答应得干脆,“不过家里没有染发剂,你得等一会儿,我下楼去超市买。”

常安从小到大连喝饮料都没中过几次“再来一瓶”的奖,此刻却好像觉得兜头砸下来一个馅饼,还是金的那种感觉,以至于她说话语调都跟着不稳:“今天怎么这么……这么好?”

其实常安想问的是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你怎么这么不正常?但想想还是不忍心破坏此刻温馨又和谐的气氛,换了个委婉的说法。

“今天没通告可以休息一天。”说话间,季书琅已经走到了门口,戴上了墨镜和棒球帽,“我一会儿就回来。”

说是一会儿,可事实上他用了将近一个小时,只是回来的时候他却带回了和染发剂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东西,是他前几天在某个颁奖典礼上拿到的水晶奖杯,上面刻着的“最受欢迎男歌手”字样已经被打磨掉,换成了另外几个大字——

“最佳死缠烂打奖”。

常安不知道当时自己的表情是如何的精彩,她只清楚地记得,当她看到季书琅将那个奖杯递到她面前时,那个要笑不笑的表情,以及那句深意不浅的话——

“你想要的奖,由我颁给你,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前一篇:小狐私奔

后一篇:机器人知道

Magic Number: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