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1期A版

亡妻之冥嫁

1

辛瑶是站在一旁看着霍修成亲的。

她没有撑到那一天,只是某一日模模糊糊地睡去了,再醒来时身体轻盈未有任何病痛,她浮在房间上方,她的尸身躺在床上渐渐冰冷僵硬。霍修惯常一天打猎回来,他推开门时还笑着的:“辛瑶,听说兔肉可以补气,你看看我带什么……”

接下来他没有往下说,漆黑的眸子注视着床榻上的女子,她一只纤细的胳膊垂下床沿,再也不动了。

辛瑶眼睁睁地看着他丢下身上所有的东西一步一步缓慢走过去跪在床头,他握住她垂下来的手放在自己胡子拉碴的脸上,因为照顾她他已经很久没有打理自己了,辛瑶想起初见他的时候,他是京城有名的丞相府翩翩三公子,修长英挺,君子如玉。

“辛瑶,你怎么这么冷?”他对她微笑,温柔的声音彻底哑掉了,“你看,我好久未修面了,你为我修面好不好?”

辛瑶浮在一边,他眸子里再也没有一丝光,他花了很长时间才动了一动,俯身抱住了她的尸体,头深深地埋下去。

“辛瑶,你说话啊。”

辛瑶无声地飘过去,从后面抱住了他,纵然会穿透身体,她依然固执地做出了拥抱的姿势。

成亲那日大雪,纷纷扬扬若纯美凄清梨花花瓣。小村子里所有人都来了,看笑话一般看着霍修开始他与辛瑶的亲事。

放了烟花摆了酒席。她火红的嫁衣潋滟铺展若燃烧的锦缎,装点一番清秀动人,他便抱着她的尸体拜天地结誓约,一辈子不离不弃。成亲后第二天她下葬,漫天白色飞纸与雪粒混浊在一起,他身上仍是鲜艳喜袍,在她墓前站了一天一夜。

她游荡在他身旁,伸手去拉他的手,他的手宽厚又温暖,以前在丞相府做丫鬟服侍他时他捉着她的手一笔一画教会她许多字,后来事情被丞相夫人发现,一番争斗千难万苦,他最终拉着她离开时手掌那样安定厚实的温度,贯穿了她今后所有的日子。

虚无的手指穿过他的手背,她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露出一丝苦涩的笑。

墓地白雾缥缈,一位黑衣女子手提一盏水红牡丹花灯笼缓缓地从烟幕中走出,辛瑶望去瞧见她浑身鬼气,不禁朝霍修如磐石的身体那儿靠靠,身旁的男人依旧垂首浑然不觉,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墓碑,仿佛望穿海枯石烂一般。

女子走到霍修不远不近处对辛瑶道:“你阳寿已尽,随我去阴曹地府候审。”

辛瑶又躲了躲,怯怯地摇摇头:“不要,我想陪着他。”

女子冷冷地望着她:“你的执念强留魂魄于人世,怨念若是深了不光是你自个儿魂魄受损,连他都会牵连,”说着扫霍修的一眼,他身形僵硬沉默如黑色礁石,双肩积满厚厚的雪,而那鲜红的喜袍却刺目如同荒原跌落铺染的残阳,“渡过忘川喝孟婆汤一碗,这一生算是尽了,你若与他缘分未尽,来世再相见也是一样。”

“辛瑶不管什么来世,”辛瑶睁着水色朦胧的大眼睛蓦然说道,离她远远的,“辛瑶只知这一世,要看他好好儿的,辛瑶不要喝什么孟婆汤来忘记他。”

见黑衣女子抖了抖引魂灯似是强行索她魂魄,她又飘回来跪下:“辛瑶以前是个乞儿,是三少爷收留我在他身边,他教了我很多东西,他还给了辛瑶温暖,辛瑶只愿守着他,就算不得轮回,能多见见他也是好的。若是以后他好了,辛瑶也可以安心去了。”

少女魂魄一袭白裙,黑发在雪地里浓如泼墨,女阴差不再多言,悠悠一声叹息散去在雾中。

辛瑶慢慢地飘起来,又飘回霍修身边,她慢慢地抚摩他身上被雪水浸湿的大红喜袍,喃喃道:“夫君。”

她轻唤了一声,便在这寒冷雪原中笑了:“夫君。”

她转到他身前,他的目光空洞笔直地穿过她的笑脸定在墓碑上,她假装他在看她一般,笑着说:“夫君,好冷了,回家吧。”

“——我在你身边呢。”

2

霍修在村子里又生活了一年。

村里人见他从山上打猎下来打招呼:“哎,这不是阿修吗?今儿回来得真早。”

霍修回以笑容:“嗯,我妻子在家里等我。”

他在黄昏铺排的血红光芒中走回村子尽头的小木屋,村里人见了摇摇头:“这么俊秀的小伙子,一下子就疯了,真可惜。”

他回家后还是会如往常那般喊一声“辛瑶我回来了”,如往常那般生火做饭,桌子上两副碗筷,他盛满热气腾腾的大米饭搁上筷子放在对面,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吃饭,时不时将菜里精瘦的肉挑出来夹进对面碗里,又埋头扒饭。

他看不见辛瑶坐在对面,规规矩矩的,还是他记忆中的模样,弯弯的水眸儿乌木般的发,一张小脸笑起来仿佛开出花儿。

这般持续到第二年,珑国边关征战,霍修参了军。

走前他一身戎装,辛瑶第一次见,霍修本就自幼练武眉目英朗,穿上去很是好看,辛瑶围着他连转了几个圈,他走时除了辛瑶以前送给他的自个儿绣的粉荷香囊什么都没带,去了一趟墓地,他在墓前说:“我记得你以前与我说,你很讨厌打仗的,我答应过你不去参军。”

他伸出修长手指抚摩冰凉墓碑,指尖顺着镌刻的字迹一寸一寸地描摹下滑,他轻笑:“可是你看,辛瑶你答应过我不会丢下我的,我们都失言,这算是扯平,你说可好?”

前一篇:蛇妖之寻夫记

后一篇:钟情妄想症

Magic Number: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