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1期A版

蹉跎白富美

1》

男女平等喊出来后,富仁花觉得,唯一应了这口号的就是女追男这回事儿。从前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现如今女追男也隔座山了。她自己就是活脱脱的例子,六岁到二十六岁,都看着同一个男人,结果熬成了黄金圣斗士人还没到手。

二十年啊。

二十年足够清纯小萝莉长成妩媚狐狸精,××养成计划估计也用不了这么长时间。是谁说日久生情?谁敢说二十年还不够日久?到底这情是生到哪里去了?

富仁花,女,二十六岁,JK集团董事长的掌上明珠,本人并不是不学无术、坏脾气的娇纵公主,自己经营一家设计公司,有财有才还有貌,硬件设施和软件设施皆是数一数二,怎么看都是炙手可热的白富美。

温子然偏偏说:“仁花,在我心中你是妹妹。”

妹你妹啊。

她明明就是他的仇人之女。

从前温子然也是过着贵族少爷一般的生活,众星拱月,前呼后拥。不过在富家老头子的一番动作下(此处略去千字商业斗争描写),温氏集团落败破产,至此退出商界舞台。

按言情理论推算,温子然有两条路可走。

一是假装喜欢富仁花,忍辱负重打入JK集团内部,最后华丽转身、东山再起,骗色又骗钱,演绎一个凄美的复仇爱情故事。

二是真正喜欢富仁花,但两人之间横亘着不可逾越的家族沟壑,只得两两相望,爱得艰难而又痛苦,演绎一个凄美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故事。

无论哪条路,仁花都觉得自己该和温子然爱恨情仇、刻骨铭心一番。

显而易见,事实并非如此。

温家上下皆是心理素质极好的强人,就连那个八十岁的老爷爷,也没有在公司破产的打击下吐血而亡。温子然虽念念不忘振兴家族,但十分明理,很懂得冤有头债有主的道理,倒是没有和她生出多少嫌隙。

TMD,二十年如一日拿她当妹妹。

这才让人恼怒,索性当初叫他家破人亡,恨也恨得彻底,一见面便是喊打喊杀,早早儿断了她的念头。她情愿要那淋漓尽致的恨之入骨,也不要这云淡风轻的所谓妹妹。

她也够贱的,二十年了还贼心不死。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男人永远叫女人觉得还有希望。一种是对大部分女人都不感兴趣的男人,另一种是对大部分女人都感兴趣的男人。

温子然属于前者,也不是冷酷无情的性子,偶尔还展露绅士风度,但总叫人觉得疏离。没有红颜知己,没有固定床伴,没有女朋友。这三无品性叫仁花无时无刻不觉得自己头顶真命天女的光环。

谁能说她走的不是一条言情女主角的康庄大道?不过这大道也忒长了点儿,走了二十年还没走到头。

不是没有绝望过,再没心没肺的女孩子心底也住着个林黛玉。

前些日子巴巴地赶过去替他过二十八岁生日,她信誓旦旦地说:“将来我的名字一定会出现在你家的户口本上。”

这二十年来,她发过的誓不计其数。比如“一定会成为温子然的女朋友”,比如“温子然一定会爱上我”,到头来统统是屁话。

他亦听得耳朵起趼,微微皱眉,连反驳都懒得。

等到仁花凑上来挽他的胳膊,他才轻轻地抽身说:“大庭广众,注意点儿影响。”并没有奋力挣扎,但这样的宛如掸去灰尘的挣脱更叫人觉得难堪。

别误会啊,仁花倒追男人的时候尊严还是在的。

她终于是一拍桌子,借着酒劲,积累多年的怨气尽数爆发:“我告诉你温子然,老娘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在这儿少给我装处男。”细细想来,她看上他和他是不是处男其实是没有多大关联的。

到底是委屈的,就算女追男隔了山,也不能给她一个喜马拉雅山吧。

仁花晚上回顾了一下她这二十年来的辛酸追男史,心里越发难过,第二天就飞到非洲难民营做义工。这是仁花的疗伤大法,用他人的苦难衬托自己的幸福,再在沙漠里打两个滚儿,她立马又是一条好汉,雄赳赳气昂昂继续踏上女主角的不归路。

这才是真爱吧?不管希望多么渺茫,不管对方给予的回应多么微弱,都挡不住她披荆斩棘的勇气!仁花为自己感动了一把。

2》

也许老天也被她感动了。

噢,不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是老天爷觉得她是个好孩子,想把她弄天上去玩玩。

她在非洲感染了当地的一种疾病,倒不是顽疾,不过因为医疗物资缺乏,一拖再拖,差点儿归西。真的有接近死亡的感觉,她迷迷糊糊昏昏沉沉,一睡便是好长时间,醒来也是全身无力。

摸索着给温子然打电话:“一个不小心,这就成我的遗言了。子然哥,我在这里患了相思病,很有可能客死异乡。”

她自己觉得特别浪漫,捧着手机好一会儿听不到对方的回应,努力撑开眼皮才发现他妈的手机没有信号,根本拨不出去。

终于怏怏下来,越发感伤。

到得夜间,浑身发烫,仁花好似见到死神,长着一张和温子然一模一样的脸。她颤巍巍地抬手,虚弱地咧嘴一笑:“这算是唯一的安慰了。”

他凑上来拍拍她的脸,果然是做梦,一点儿都不疼。

温子然的力道才不是这样。有一次她也是疯了,气冲冲要去他家提亲,还列了一张表单表示他娶了她之后的种种好处,准备拿给他爷爷看。

前一篇:小师妹

后一篇:蛇妖之寻夫记

Magic Number: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