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1期A版

婚前恐惧症

1)

陆凛患了严重的婚前恐惧症,常常半夜醒来,倚在窗前抽烟,一支接一支,凌之曦早晨看到烟灰缸中的烟头数量只觉触目惊心。其实她并不是很能理解这种症状,不知如何开解他,闹得急了还冲他喊:“陆凛,事实上你是不想和我结婚吧?”

不过是气话。

之曦比任何人都清楚,陆凛爱她,很爱,十分爱。

他不肯去心理辅导班,更加不肯承认这是婚前恐惧症,嘴硬说:“公司出现危机,我心烦而已。”

他任职一家建筑公司的开发部经理,之曦曾经以为只是一个说得过去的职位。有一次同他去高尔夫球场,遇上一位方先生,特别客气地和他打招呼。那方先生之曦认识,经营几家娱乐场所,在新加坡也是个人物。

倒是没想到陆凛还有这样的面子。

她参观过他的公司,规模不算小,各部门的负责人给她端茶递水,小心翼翼察言观色,给她一种“其实我是董事长夫人吧”的错觉。这充分说明开发部经理是个油水很多的肥缺。不然哪里有这些多人拍马屁?

所以,陆凛大大小小也是个领导,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小小的一个婚礼怎么就难到他了?

试婚纱的时候他心不在焉,跷着二郎腿一晃一晃看报纸。之曦知道他实际上并没有看进去,不然婚纱店的MM们一个个偷着瞧他、时不时还派送秋波他哪里会察觉不到?他不是标准的美男子,但是五官立体,有点儿混血儿的感觉,加上身材不比模特儿差,走出去回头率百分之八十肯定是有的。

他顶讨厌这样被别人看,一旦察觉便拉下脸。

这会儿,一个MM没差眼珠子送到他跟前,他竟还懵懂不知。

诚然,男人思考的时候更有魅力,但是也叫人觉得他深沉、捉摸不透。

之曦拎着裙摆想,其实她是不是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陆凛?心里并不是没有疑问,比如有段时间他频繁出差是不是真的去办公?比如有次他明明说人在纽约,她却偶然在新城内看到他是怎么回事?比如去年他销声匿迹了整整一个月,一次都没有和她联络过是为了什么?

不是不神秘的,那些他不愿意坦白的,之曦一次都没有刨根问底过。

冷不丁看报纸的陆凛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凌之曦置身洁白纱裙中的艳丽容颜,海藻般的长发披散开来,落在裸露的肩膀上,犹如深海里的美人鱼。他扬唇笑,由衷地赞道:“很漂亮。”

之曦却是不高兴:“前几套你也说很漂亮。”

他上前,揽住她的肩:“我的之曦,穿什么都很漂亮。”

镜子中的他和她,并肩而立,是人人称羡的金童玉女。他的眸子专注而幸福,眼中全是一个她。

是为了这样的眼神吧?所以她什么都没有去问。

2)

晚上她草拟宾客名单。

有拿眼风偷偷看他,他躺在床上看电视,漫不经心地和她说话。真的是漫不经心,她说:“要不要请你们的总裁?”

他道:“他去多伦多度假去了,赶不上婚礼。”

过一会儿,她说:“不管他来不来,喜帖是要发过去的。”

他道:“温哥华的那个度假村,采取信息封闭式管理。”

之曦转过头,心里隐隐有火气,终于是把笔一摔,冷笑道:“敢情你们总裁还会分身呢?一个在多伦多一个在温哥华。”筹备婚礼叫人身心疲惫,尤其还摊上一个事事不上心的新郎官。

他压根儿不知道她为什么发火,一脸疑惑:“分什么身?”

不怪凌之曦要气死。

到了夜里,她忽然醒来,身边空荡荡的,果然阳台那边有人影伫立。她知道已经半个月了,他夜夜熬到凌晨三点多才微微有睡意。可是他并不知道,这半个月,她睡得也不安稳,纵然闭着眼睛,意识却很清醒。

之曦披着衣服起来,探头说:“少抽点儿烟,对身体不好。”

风把窗帘高高吹起,她小小的身躯显得弱不禁风。陆凛莫名地鼻子一酸,用力将烟头熄灭。之曦露出笑容,过去拖他手掌:“我都要怀疑对面有美女在洗澡了。”

陆凛却是站着没动,她不安地看着他,他的面孔在月夜的阴影下显得迟疑而遥远。

“之曦……”他轻轻唤了一声她的名,“不如直接领证,酒宴、教堂什么的都取消?”

她怔了一怔,好半晌才能消化他表达的意思。心里弥漫起凉意,她慢慢放开他的手,他有些惊惶,反手想重新拉住她的手。之曦避开,静静地站在那里。他往前一步,急切地想要打破这可怖的静谧:“你听我解释,我……”

“不如证儿也不要领了。”她怒极反笑,干脆利落地将他的话打断。

陆凛还未反应过来,她已经踹开门跑出去了。

夜风微凉,寂静的路,孤单的灯,之曦跑着跑着就想要笑。这种午夜与男朋友吵架离家出走的戏码儿她原来也有机会演上一演。

经过一个电话亭,那电话忽然响起来。之曦吓了一跳,进去拿起电话,听筒的冰凉叫她的神经些些紧绷。

“无论如何要叫陆凛给你一个婚礼。”

她几乎恳求:“我们想其他的法子吧,一定还有其他法子的。”那边沉默了一下,看样子是尊重她的意见。一直以来,他们都不曾勉强她,头儿说她的安全最重要。之曦安静了一会儿,理智终于回来,抢在那边之前说:“婚礼是一网打尽最好的法子,是我冲动了。”

挂了电话,膝盖还在发抖,她贴着电话亭的玻璃蹲下来。

一个不真实的他,和一个不真实的她,有什么资格结婚呢?

之曦慢慢往回走,道路是布满荆棘的甬道,艰难而又暗无天日。

3)

陆凛喜欢上她并不叫人意外。

前一篇:错上女儿身

后一篇:小师妹

Magic Number: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